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守艺之名 工匠之心

斉一2019-10-17 08:07:19

当今的时代正在急剧的变化着,所有的事物也许会匆匆流逝。

事、心及物都迅速地成为过去。

因循守旧的重荷使之沉沦,而在我们的面前一切又重新翻转过来。

未来是新的,过去也是新的。

原先习惯的世界,现在变得不可思议界。

在我们的眼前,印象深刻的事物是再次回归平凡。

如同被擦拭过的镜子一般,照出来的都是新而鲜亮。

在信息时代中,“大机器”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效率与节奏,但曾经的手艺人慢慢地被社会遗忘。在生活中,那些可供人们谈论的与自己切身相关之事慢慢被淡漠,对于自身价值的理解,对于“物”的判断主要来源于电视、手机和其他传播媒介,而这些也成为了大家唯一可依赖的凭据。

可能有些啰嗦,有些繁琐,咱就单单从大家都知道的说起。

从距今9000年前的城头山,到6500年前的汤家山遗址,到2200年前的黔中郡,再到后来的武陵郡、常德府、常德市,我们眼前可以说的出的就可以追溯到9000多年前,当然这并非全部,因为沅水、澧水的形成,可以将常德的历史起点直接聚焦在30万年前。

600多万人口,46个不同的民族,可是......

在一次外地举行的常德商会上,我问了身边一个常年在外工作的常德老大哥一个问题:我们常德都有些什么?他的回答很是干脆和利落:“米粉”和“芙x王”。其实他说的“米粉、芙x王=常德”没有问题,因为那本来就是我们常德最出名的产品,没有哪个常德人,甚至是湖南人不知道的。

甚至前些年我也是这样的,在很多场合说起我们常德的米粉和常德的烟厂,都会有一种不言而喻地自豪感。直到2013年第一次在一档综艺节目当中听到主持人说:“常德米粉,你是吃圆的还是吃扁的?”时,我心中有了很多思想的碰撞,可能是“鸡和蛋”问题。长此以往,我带着一个问题与周边人经常在一起商议:常德有什么?

大部分好友中,他们回答常德有什么时,第一个答案永远的是那么一碗赤裸裸的米粉。

想想收获的这些答案,心很凉。

他们明知道去吃米粉时,地道的常德人不会问你“吃圆的还是吃扁的”,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常德的风俗与习惯。

印象中的情景对白明明就是:大清早随便在粉馆里一坐,老板一定会问你“吃么得?”

我会说“搞碗粉”

老板又会说“吃么得浇头”

我会说“牛肉”

当然也会偶尔告诉老板:“加个蛋”

至于那些大家在交流中出现的“圆与扁”、“码”等形容常德米粉的词句,真心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说到这里,又感觉自己跑偏了。因为每次带着一个主题去写文章的时候,总是想着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吧,不觉的就在“起点”上多做了一些描述,有不妥的,大家也多多担待。来,咱继续往下说。

常德的城市变化,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里是“天翻地覆”的,这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和越发迷人的城市魅力,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的同时,可又有很多“老东西”开始慢慢的销声匿迹了。

......

这些字可能对于大家来说可能很是陌生,对于其背后的手艺可能更是知乎其微。


锔【jū】

大家可能都知道咱们常德吃火锅用的土钵子,装稻米的陶瓷桶,盛水的陶土缸,还有我们经常使用的一些瓷器、陶土器,现在生活里面很少用得到。就算有,也基本上在破碎后随手就丢在垃圾桶里了。但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年代中,老人们“新三年旧三年”的思想始终伴随着他们的生活,锔 [jū]就是把瓷器、陶器等器皿破裂的地方锔合在一起,这手艺可能不是常德独有的,但不得不说,常德还有。


铆【mǎo】

多数金属器皿经过长时间的使用,或多或少的会出现一些问题,要么开裂,要么连接处断开。曾经没有焊接技术与工艺,有的就是大人们用铆钉一个个的把金属物链接在一起。这在咱们常德也有,很多地方补锅的手艺人们依旧流传着“铆”的技艺。


箍【gū】

曾经是把一块块长条的木料箍成各种生活品,木桶、木盆、木盒子......后来医学上用来箍牙。


纳【nà】

穿的鞋是布鞋,底子是老奶奶用针在层层布料用浆糊糊起来后,一下一下的用针“纳”的,有些人把这当做一种时尚,起了一个叫做“千层底”的词语。


捏【niē】

在民间有这样的一种手艺,很多时候我们在外地见到过,就是捏面人,手艺人根据所需,随手取材,在手中经过捏、搓、揉、掀等工序,用小竹片灵巧的点、切、刻、划之后,配以颜色各异的发饰和衣裳,顷刻之间,栩栩如生的各路好汉和美人一一呈现出来。很幸运,我们也找到了常德这位艺人。

当然,还有很多......弹棉花、磨菜刀、制作秤杆、吹糖人、爆米花,这些其实在其他的城市里也有,但我总觉得这些就是我们的“常德文化”,此外我们本土的“篾匠”、湘绣、汉剧、木雕、石雕、造纸、制茶等等,这些当你真的沉下心来去在乎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不懂常德故事和文化。

当然,这条路很艰辛......也受到了很多异样的眼光和拒绝,大家多是不理解和疑惑,因为在利益社会的大潮里,太多人选择在“软”、“暖”的事物面前驻足,抱着一切与我何干,我何必费心的心态。

继续吧,我还是在坚持着自己对“守·艺人”的敬意,带着自己的好奇心与初心,一步一步的去探寻常德骨子里最最最传统又真实的记忆,时代在发展,这些手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渐渐的随岁月远去,我能做的,也许只有通过文字、图片和视频去留住我们的记忆,让大家知道它们曾经存在过。

 

黑色横线

 

有一本发黄的笔记本

里面密密麻麻的抄录了很多信息

有锔碗的张大爷

有箍桶的翦叔叔

有纳鞋的唐奶奶

……

很多很多

每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时

我都会用黑色的钢笔缓缓的在他们的这一栏中

画上一道横线

 

这么多年过去了

白色的本皮儿变得有些发黄

翻开后

本上的人名都变得有些模糊

但看着自己画下的一道道黑色横线

覆盖在每一行原本的人名上

回想起自己曾经许下的愿望

除了内心的伤感外

总是会在冥冥之中有太多的触动

 

今天

我又在笔记本的一页上

诸如以往的画上了

黑色横线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