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母亲的旗袍

翠脆生生2020-02-28 01:40:03

 

喜欢的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翠脆生生,微信号ilovecui2015


母亲的旗袍


作者:黄自宏



母亲有件棉质旗袍,很传统的藏青色的底子,斜边领扣,缀着银白和紫色的碎花湘绣,一直静静挂在衣橱的一角,至今从未穿过,崭新如故。那是我2003年念军校时在长沙买的,也是我送母亲的第一件衣服。


   “50的母亲是家中的长女,自幼命运很坎坷,出生不久就遇到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在养父母家生活到三岁才回到家里,中考录取时又被有钱人家的子弟给顶替了,在三年下乡的知青生涯之后回到厂矿当了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


母亲温柔坚强,也聪明能干,她微笑的表情很有感染力,也很好看,很像87版电视剧《红楼梦》里的晴雯。当知青的时候,挑粪、种田,什么活都和那些男孩子抢着干,一点都不服输。她原本雪白的皮肤被晒黑了,脚底也磨出了厚茧。可也许原本她的命就是坎坷而多难的,幸福压根就没对她偏心过。


我六岁那年夏天,父亲不幸溺水身亡,最终尸骨都没有找回。30不到的母亲顽强地拖着我在世俗和苦难中摸爬滚打生活着,原本性格开朗活泼的她变得郁郁寡欢了很多。我知道,她更多是在为我在操心,不过,我的学习成绩永远傲居年级第一,也从她身上学会了超常的生活能力、良好的心态、直面困难和解决问题的态度。


后来我有了个继父。母亲持家、工作都很出色,年年被评为公司的优秀党员。2002年初夏,继父突然晕倒在车间一线,母亲把他从死神手里拉回——但他右半身已偏瘫。


当时我正在南方某部队实习,得知这一消息,已经是3个月以后了。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也为了方便照顾继父,母亲提前退休了。退休后的母亲依然健康、坚强,学着和我一样参加无偿献血、资助贫困学生,还不止一次郑重地对继父说:如果她在继父前面走了,要捐献遗体,再把骨灰撒在家乡乐山大佛脚下三江汇流处。


我深知她自幼命苦,特别懂得感恩和关爱别人,于是笑着劝她:人完完整整走,何苦受千刀万剐之痛?她笑曰:人死后只是一副躯壳,但像眼角膜等部位,既能救人于危难,自己的灵魂和生命又能以某种方式永恒地延续下去……


曾经年少的我敏感桀骜,不知曾说过多少很伤她心的话语,曾有过多少荒诞幼稚的举止;但随着时光流逝,也不断懂事起来,并用成长成熟作为对母亲最大的回报。为了让父母少为我操心,常年在部队工作的我,偶尔也学会善意的谎言。后来的假期回到家里,我还渐渐分担了她不少家务。


记事以来,母亲一直还未穿过几件漂亮的衣服。年轻时是因为没钱,后来又因为主要资金供我读书上学,几乎一件衣服洗洗补补一穿就是几年十年。2003年初春,在母亲45岁生日之前,我在长沙为她挑选了那件旗袍寄回家。


母亲收到后,立马给我回了一个电话,虽然没说什么,但我感觉她确实很开心。我说,这个款式颜色很适合中老年的,你有空就穿穿吧!母亲呵呵笑了:那得等我减减肥再穿,现在身体稍稍有些胖。顿了顿,她又说,等你结婚时,妈就穿这身衣服来。我一下子愣了,当时自己才21岁,对人生和未来似乎从未规划得那么远和那么细过,我只是呵呵地说:好的……


 学生时代总是抱怨时间过得慢,可当真正踏入工作岗位之后,才切身体会到光阴似箭。转眼我就到了结婚的年龄了,由于自己的军人职业和假期较短,我没举办婚宴。


我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去照婚纱照和办理结婚登记的两个早上,门口已经瘦削的母亲眼神里的那丝期盼和几多祝福。窗棱上的雨滴仿佛用严肃而低沉的声音提醒我,今后的人生并非坦途……母亲后来不止一次告诉我,她多想为我操办一场体面的婚礼,她为当时家庭条件有限感到遗憾。多少次梦里,我梦见母亲盘起头发,穿着那身旗袍参加我的婚礼,微笑着祝福我和妻子……


那天晚上熄灯后,我静静盘腿坐在在连队顶楼,借着晴朗的星空,沿着东边一抹黛黑的群山,遥望故乡的方向,心里默默说着:母亲,你放心,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工作和好好生活,将来,我一定会补办一场体面的婚礼,我要让你穿着那身旗袍来参加……


公众号简介

翠脆生生:中年美少女一枚,现居银川。

出版《两个人的江湖》《我们忘了,爱在婚前》等书,新书《美好的人,都不会孤独终老》《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像诗一样》新鲜上市,各大网站和书店均有销售,其他文字散见报纸及杂志!

个人微信公众号:翠脆生生,ID(ilovecui2015)欢迎搜索关注!新浪微博@翠脆生生

转载时加以上资料,视为授权!





公众号和头条号都欢迎投稿到20215508@qq.com

具体投稿细则以及稿费事宜请进入公众号后在自定义菜单里点击页面下角的投稿相关即可获知。投稿若有打赏,都归作者所有,版权亦然。点击率达到标准,我这边还有稿酬奉上。期待朋友们的稿件:)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