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从业十多年老记者:如何做一个职业化媒体人(干货满满)

财经记者圈2020-03-26 18:37:00

点击题目下方财经记者圈关注我们,欢迎置顶公众号!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微信号shendutuji),作者|南方传媒学院创始人,资深媒体人 陈安庆,作者具有十多年媒体从业经验,文章干货满满,冉叔推荐!
“很多人在做新闻人前,都有浓烈的英雄主义情结。做新闻为了实现自己的“笔侠”梦,我也是如此。但是作为一个侠客,有了理想和志气还不行,我们必须要有技能,学得上乘剑谱,练就一等武功,才能闯荡江湖。没有技能,空有仗剑去国的干云豪气,是万万不行的。”——“南方传媒书院”创办人陈安庆

江湖剑谱:传媒岁月峥嵘稠

文|陈安庆


15年前,我孤身一人从银川,乘着呜呜叫的火车,到湖南长沙读书。每天早上都要到学校的报摊上买一份《参考消息》,一份《潇湘晨报》。每周四早上还会询问《南方周末》到了吗?这一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从接触这些报刊到决心做一名新闻人。一切顺其自然,进入报社工作也自然顺理成章。

如果你问我:做新闻是为什么?我的回答是:为了丰富我的人生。我自己的体验,记者这个职业,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观察社会的平台。

约瑟夫·普利策曾为新闻媒介及新闻记者作了一个生动的画像:“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告。”

普利策的这个定义实际上是个大词,这个职业背后承担着光荣与梦想,承载着责任与坚守。

我庆幸的是——我不仅从事了愿意为之倾情付出的职业,而且岁月没有消磨我对它的赤诚和热爱;尽管它也带给我压力和挑战,但更多的快乐和满足,使我在日复一日的奔波忙碌琐屑中成长和进步。

我所供职过的湖南经济电视台、《潇湘晨报》、《瞭望东方周刊》、《经济观察报》,这些优秀媒体都有一个共性,就是竞争机制和奖惩机制很活跃,记者编辑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每一个岗位都深刻了解自己的职责和技术要求,每个编辑记者手上都有一本《记者手册》和《编辑手册》,手册中对新闻采写要求颇为详备,有实例和规范性操作细则。

《瞭望》是新华社老前辈穆青亲手创办的大型时事政经新闻周刊,是新中国最早的新闻周刊。不仅注重对中国和世界重大事件的权威性深度报道,注重对国内外政治经济社会现象更注重对新闻事件和现象发展趋势的准确性和前瞻性剖析。

作为中国最早详尽报道国家高层决策信息的刊物,从创刊时“中南海纪事”专栏起步,便以传递来自中国高层的第一手独家新闻,引起国内外读者的高度关注,树立起她的权威地位。

《经济观察报》是国内优秀财经报刊,与南方报业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并称为中国专业财经新闻的“双子星座”。

该报强调理性,建设性。长于调查上市公司运作状态,洞悉中国商业发展轨迹 。关注全球视野下在华领导型企业、产业的竞争、成长和命运。原《南方周末》高级记者章敬平、迟宇宙,中国第一调查记者王克勤、当代大陆著名文人许知远等资深传媒人,曾先后供职该报。

我不认为“好新闻是奢侈品、易碎品”,我们必须“从立场和态度上来吸引人”, “好报道就要把故事讲好 ”。记者编辑的工作一半是科学、一半是艺术”。

我在湖南读书和工作10多年,对湖湘文化极为推崇。湖湘文化的精髓是实事求是,经世致用。传媒湘军是在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理论的概括。新闻记者的知识架构基础一定要牢固,要广,应该涵盖文学、社会学、心理学、法学、经济学诸多方面,另外历史、地理知识、自然科学知识也须谙熟。

做媒体的这些年,我越来越深刻理解到残酷的竞争环境,当地报业改革较早,真正做到了末位淘汰制,比如进入报社的第一天,用人单位单位就会告诉你,他们没有义务,为初来者做基本培训,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成熟的新闻信息生产者,个人的才能智慧能够迅速转化为企业的生产力。

在长沙求学的时候,这一理念就一直贯穿四年。我深知这一点,大学四年,每年暑假我都会留在长沙,联系报社电视台历练。2003年夏天,长沙酷暑,我一跑就是两个多月。

期间有两次中暑,打吊针。很多人羡慕我,还没毕业就以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湖南经济电视台,貌似一副少年得志的样子。但只有广电大楼里打扫卫生的阿姨知道,这个年轻伢子一周有一半时间,夜晚都是睡在办公室的水泥飘窗上的。那时,办公室就是我的家,抽屉里放着我的毛巾和牙刷。有一次在外连续出差两个多月,回到单位时门卫都不认识我了。

职业敬畏

我们很多刚入行的记者编辑,他们对自己将要投身的这个行业也是知之甚少,他们更多的是看到了传媒身上的荣光,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功人士,看到印在报纸上的大篇文字、高额的报酬和操盘的风光,但是他们不会看到那些记者的辛酸,看不到每个报人为了自己的事业所付出的代价。

《南方周末》记者南香红,成名后仍然住在北京的地下室,狭小、潮湿、阴冷,南香红穿了厚厚的毛衣毛裤,另外加了棉坎肩。她的儿子从学校回来不久,就流下了一行清鼻涕。《21世纪经济报道》总编辑刘洲伟,回忆做记者生活时,总忘不了租房里经常被老鼠咬断电线的冰箱。

几年来,在高强度的工作中,我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也许我们把新闻人的光环看得太重,那是因为相对于常人的勇敢、执着、正义感,是传媒人必备基本素质。放到现实中或许的确太理想化。但我们不能讲这个“行业神话”,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堂吉诃德的时代,而是职业人的时代。比如美国《时代周刊》,它之所以能实现编辑记者的“超级明星制”,前提是这些人已经是某行业的专业研究者,多数甚至已经著作等身。

很多人在做新闻人前,都有浓烈的英雄主义情结。做新闻为了实现自己的“笔侠”梦,我也是如此。但是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侠客,有了理想和志气还不行,我们必须要有技能,学得上乘剑谱,练就一等武功,才能闯荡江湖。没有技能,空有仗剑去国的干云豪气,是万万不行的。

叫花子讨米,也得有根棍,有个碗,有一口张嘴就来的“莲花落、数来宝”,我见过许多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的媒体从业者,讲起什么来都是一套又一套,我时常担心这些人,会变成石桥底下横躺着的,饿死的叫花子。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国家的新闻传播业,正处在市场经济的转折点上,能不能进入市场后,不走偏方向,这就必须要仰仗记者们的职业化程度。

我见过很多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的新闻人,由于理想和技术的缺失,实际上缺少一种职业敬畏感,认为这份职业不过是混口饭吃,对自己的工作和业务不当回事,面对日复一日雷同的热线线索、面对循规蹈矩的行业发布、面对家长里短的市井百态,总是觉得自己在进行简单重复的无趣劳动。在这种情况下,有的记者理想不再,仅仅把眼光定位在多写报道“混工分”,迅速成为“劳动密集型,得过且过记者”,忘记了自己做新闻的初衷。

从业十年来,我一直在想“我是谁”,但坦率地说,我们不是外来概念中的那种“无冕之王”,就是一个,靠采访、写稿吃饭的人,虽然我们与外国同行似乎从事着同样的工作。我总觉得与大家概念中的“新闻英雄”有游离感。英雄崇拜,这其实,存在一种危险:你一旦用偶像的品质和性格去要求自己时,往往只有自惭形秽,道德门槛那么高,在你内心深处,只得把饭碗上交。

如今游走于新闻江湖的侠客们,大多缺少两样东西;一样是传媒理想,这当中真正把新闻当作一种事业,并愿意为它献身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人是把新闻行业的待遇优厚、身份高贵的金饭碗来看待,或者很多新闻人把自己看做新闻民工,妄自菲薄自轻自贱,这两种心态,我认为都是不健康的。

另一样是缺少传媒技术,大多数新闻记者只学到了一点写消息的皮毛技巧,而没有沉下心来研究业务。稿件刊发了,自己看都不看一眼,有的人有骄傲自满情绪,老子天下第一,总是觉得自己的东西好,容不得别人提意见,也看不到别人身上的长处,长此以往,因此导致了传媒技术语言的高度同质化,写出的稿子千人一面,陈词滥调,却沾粘自喜,这都是要不得的。

由于理想和技术的缺失,许多记者编辑实际上缺少一种对新闻的职业敬畏感。在美国《新闻60分》的已故主持人麦克华莱士,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凤凰中文台的阮次山、杨锦麟也都是垂垂老者,他一辈子都是记者,没有什么官职。但是,他们赢得了大众的欢迎和尊重。在他们看来,做世界第一流的记者,并不比美国总统逊色几分。

最伟大的记者是什么?是要真实客观地记录这个伟大时代的变迁发展。

在我看来中国最伟大的记者是司马迁。大家都知道司马迁的《史记》被鲁迅先生赞誉为“诗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这部伟大的著作用纪传体的形式,把中国的历史从黄帝一直记录到了汉武帝时期,司马迁本人也通过十五年的各地调研走访、探寻,采集了大量鲜活信息,最终把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写了出来,他把汉武帝的功过也很真实地反映出来。

在司马迁笔下,他对他的顶头上司,掌握他生杀大权的汉武帝,一不美誉二不粉饰,并没有跪下来写历史,而是以一种宏大的历史观和高度的责任感,来记录历史演进和时代发展,即使司马迁被下了狱遭受了宫刑,他仍然是秉言直书。

汉武帝说,司马迁你别写了,我就把你放出来了。司马迁说,不行,我要写,历史就是真实记录,我就要继续干下去。

在我看来司马迁干的事,其实和新闻记者干的是同一回事,而且他的使命感、责任感比我们现在很多新闻记者更有道德感、神圣的道德感。所以我跟大家开个玩笑,说在我看来中国的第一名记者,不是什么范长江、邹韬奋、邵飘萍,中国几千年名记就一个,就是司马迁,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我们绝对不能歪曲它,也绝对不能亵渎他。

在我看来科学的极致是哲学,新闻发展的极致其实是历史学。如果一个记者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不了解,对历史不了解,那么他看问题始终停留在表面,中国的历史和人文科学汇集了科技、文化、经济,包括中国国情的判断和对区域的一个基本情况的概括和判断,所以如果你对过去不了解,写出的稿件编出来得东西就没有纵深感,就停留在表面,不能切中本质,所以新闻记者不仅近是事件的记录者,还是时代和历史的思考者、追问者。

职业气质

一个职业记者,必须要有自己特殊的职业气质。他要有职业尊严,心胸不能狭隘,心态要开放。不要说“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最起码,一个职业记者该有点精神气。一个具有优秀品质的记者必然是个受尊敬的好记者。好记者要同情弱势群体。现在媒体更过的只发表强势阶层,而对弱势阶层的声音没有人去关注。所以好记者一定要为民说话。

做人上要大气一点,具有光明磊落的品质,不要睚眦必报。另外,作为一个好记者,忠诚很重要,简单点说,忠诚是一种敬业和执业的态度。在具体采编工作中,忠诚更多的表现在种有效的执行能力上。你的才华,主要体现在你在工作中,你要显露你的才华,要让报社看到你的贡献。

在我的新闻信息产品生产中,我们需要考虑的是风险控制,你的操作是否安全,一个体操运动员跳鞍马,落地稳才能得高分,宁可选择减少前面动作的难度,也必须做到安全落地。做记者当然需要自我认同感,崇尚荣誉,爱惜自己的羽毛。当然,绝对不能出现自我膨胀。

做一线记者越久,越不敢轻易发言。张口就错,不如多走多看。中国的问题实在太复杂。与刑事侦查、考古研究一样,大家都有一种逼近真相的技术。刑事侦查的结果,要过法庭抗辩这一关;考古结论要经过学术辩论的考验。

新闻调查的结果也一样,要经过证实或证伪。坦率地说,现在我们的新闻调查还缺少一种严格的技术规范,舆论权也没有健全的司法保障,而这是技术规范形成的一个前提。如果存在技术规范的话,也不统一。即便如此,面临诉讼、司法制度局限或缺陷时,即便按最苛刻的标准通过的严谨报道,都很有可能败诉。

尤其在你伤及实力人物或相关利益方的时候,败诉几率非常高。对新闻记者而言,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掘进的安全保障,滥采滥伐很危险。我想新闻记者可能也只是一个狙击手,考虑更多的是确定目标,防止误伤,精确打击,安全撤退。在我们的行当,仅仅有说出事实的能力远远不够,你还要防备“后遗症”,比如对方的纠缠。你必须在调查过程中准备这个后手,否则,被纠缠个一年半载,你就无法进行正常工作。

今天,读者需要被实实在在的事件所吸引。他想要有血有肉、枝繁叶茂的文章。他想要看到有广度、有深度、视野过人的、完整的、有洞察力的。当然,还要诚实的文章。采访最重要的要素只有两个,一个是观察,一个是聆听,耐心听别人讲述。仅仅会提问题不是好记者,因为你不聆听被采访者的话,一开始就问个不听,这种提问往往带了偏见。当被采访者回答完,记者先入为主的问题之后,记者就回去写稿,而听不到真正的故事,看不到全面的画面。

具体到工作细节中,就涉及到采访与写作上。可以说,这是一个记者的基本功。首先,你的采访要扎实而清晰。记者必须保持新鲜、旁观者的状态——进入采访。你要始终牢记,你的任务就是提问和引导,听访问对象如何说?一篇好的报道,应该是有文气的,也就是说文脉是“通畅”的,不要让编辑认为你的稿子里搀杂着沙子。

当一篇稿件完成后,无论编辑如何催,无论版面如何急,你都必须尽快让自己安静下来,你要扪心自问,在关键数据、消息源、观点、立论方面,你凭心而论,有没有太主观太势利的东西?有没有连自己都觉弄不清的事实。如果连自己这关都没有过,那你不要心存侥幸的将稿件传给编辑。

职业采写

我认为,好记者是完全可以训练培养的。记者的写作风格和技巧也是可以提高的。记者需头脑要灵活,时刻保持高速运转。因为白纸黑字,一旦发现有错误印在报纸上,再更正是来不及的。

我更倾向于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少做一些比较宏观的东西,以微见著、个案优先。从一个带有标本性质的个案,管窥全局。其实一篇特稿,就像一场电影,或者一场戏剧。我们做的是用朴素的语言把戏剧冲突展现出来。

从写作上来说,我们推崇一种近似白描的客观呈现的文本模式,关注人物命运,从细节入手,借鉴社会学和人类学、心理学、伦理学等多学科的渗透和解构。一篇报道中不触及一个社会问题,我们认为就不能称之为深度报道。必须有个矛盾冲突,这个爆发点的触动,正是记者采访的落脚点。

同样一个事实,别人采访两个人,我采访四个人、五个人。在《瞭望东方周刊》,一篇3000字的深度报道,必须采访5个以上的信源,文中至少10处以上直接引语。我认为自己像练体操的,不是动作难度最大的,但是落地最稳的之一,追求的是很好的控制力。我更希望写报道的时候,想把已经挖掘得比较充分的事件,编织到一个更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背景当中去。

我们的文章必须层次分明,有远景,有近景,有细节。我们希望选题尽量做到宏大叙事,文本技法上多做大特写、大写意,只有像湘绣“鬅毛针神”那样细密的针法,做出来的东西才会耐读。

写稿,不要无病呻吟。不要沾染八股调,要做耐看的新闻。你的文字要简洁洗练,具有美感,给人一种清风拂面的清爽。做个好记者,从设计采访问题到确定采访对象、琢磨报道的角度、导语的写作、背景的使用、直接引语的运用都要力求新颖,不要陷入老套套里。

优秀新闻的写作原则是:要展现,不要讲述。用你的文字来描述一副画面。要让别人读完你的文字,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呈现一幅场景。新闻的力量来自报道的视觉化。一篇好的新闻特写,应该有对话、细节、动作三个必须要素。很多新闻学子,在文章中重视议论、抒情,直接表达情感和观点,这其实是大忌,记者不要跳出来说话。

在呈现一个新闻的高下的时候,我们更多依赖的是记者的知识面,记者的思考深度、记者消化新闻事件的角度和能力,这些直接影响新闻信息产品最终的呈现效果。作为记者,如果你知识面不宽,思考深度不够,角度不好,表达技法不好,都直接影响着信息产品的最终呈现效果,所以好的厨师能烹制美味的羹汤,而功力不济的记者做出的饭菜就寡淡无味、甚至味同嚼蜡难以下咽。

在写作中,要尽量写简单的句子,少用形容词,多用行为动词。初学者错误写法是:总是写长句子,句子中大量使用形容词、副词和状语。

海明威的写作非常简洁明快,有人形容他的语言:“剔除的只剩下骨头”。要把长句子分成短句,每个句子只表达一个意思,一个句子所表达的不要超过一个思想和一个形象,我喜欢看《参考消息》里的外电,那里面行文都很干净,文字也有张力,形式上是西方惯用的分行断裂式。

我的观点是,任何一个新闻事件,都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作为一个好记者应该关注的是事件背后的社会“问题”。“问题”正是一个群体一个阶层的声音和写照。就事论事,是浅层次的认识,要透过现象总结归纳本质的东西。

一个好的记者必然是勤于思考、观察的人。建议我们做都市报的青年记者,多读下报纸的评论,特别是南方都市报、潇湘晨报的评论,里面的观点会给你营养,这有助于你的写稿,同一个文章不同的人写会有不同的角度和效果,如果你的角度和思考很新颖,那你会很快成功。

回想这10年懵懂跌宕,我仍然觉得万幸和感激:我不仅从事了愿意为之倾情付出的职业,而且岁月没有消磨我对它的赤诚和热爱;尽管它也带给我压力和挑战,但更多的快乐和满足,使我在日复一日的奔波忙碌琐屑中,成长和进步。

昆虫学家法布尔曾经说过:根据动力学的原理,体形硕大的黄蜂是无法起飞的。然而,黄蜂偏偏不信这个邪,在漫长的进化中,不断扑打他短小的翼翅,终于一飞冲天。我想我也许就是那只大黄蜂。十年,也让我从一个新闻行业的新兵,成长为职业媒体人。

做职业记者一直以来是我人生坚持的信仰。惟愿将一生都献给新闻事业,书生家国,以笔为刀。希望将职业荣誉的锋芒留给别人,把磨刀的落寞留给自己。

十载优游湘水滨,射堂西畔事躬耕。陇头日午停锄叹,大泽中宵带剑行。

自古英雄多舛。天降大任,则必先以千折百回劳之苦之,置之死地然后突然雄起发生。

隐者所居,他们也许都曾经梦想在和平与静谧中,一边铸剑,一边慢慢欣赏手中宝剑的褪光老去,这是一种大侠得道的高境界。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还不够,剑客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只是这也许永远只能是个梦。

能够真正归隐山林的,也许只有躯体。而躯体中激荡的侠气和旁边蠢蠢欲动的兵器,是永远无法真正隐去的。这就是江湖。

大地春如海,男儿国是家。龙灯花鼓夜,仗剑走天涯!我希望能够和大家度过一段纯正的职业生涯。

一文教你如何布局下只爆发牛股!

大家都知道投资股票是一种风险很大的价值发现行为,所谓价值发现也就是从股市里抓牛股,从而获取高额利润,达到市值翻番的目的。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在股市里抓到大大牛股呢?关注 股神说股 你将会从我们提炼的五招通俗易懂的方法中学会如何在捕捉翻番牛股!

股神说股

gslica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