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陈水琴——大国工匠绣华彩

中国老年杂志社2020-04-25 00:07:40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并且把它做到极致,说的是71岁的陈水琴。


这位曾为邓小平等众多中 外名人绣像的大国工匠,只用一针、一线、一布,就能将世间万事 万物逼真地呈现眼前。


她可以用手把一根线掰成128根丝,细到肉眼几乎看不见。


她为 G20 杭州峰会设计的《荷韵》 刺绣屏风,被选用为贵宾室会谈 背景。会议结束后,即被博物馆收藏。


面对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非遗传承人等头衔,坐在绣架前的 她却说:“我就是个绣女,只想把每一幅作品绣到满意……”


手艺人切忌偷懒


一场秋雨路过杭州城,浇熄了河坊街的躁动。 路上撑着花伞的女子,踩着轻盈的脚步跳舞般走过。


幽深的安荣巷,冷冷清清的两层小楼,临窗的木质绣架前,一位老人正趴在上面,眯着眼飞针走 线,轻挑慢捻、千般袅绕。她就是刺绣艺术大师陈水琴。


“不要喊我什么大师,我就是个绣女。生活如此美好,我就想像几十年前那样,每天坐到绣架前, 把美好的心情绣上去……”


陈水琴出生在杭州东郊。她说,旧时的杭州女孩,从小都对刺绣不陌生,因为那是当年最起码的女红,人人都会几下。1960年,杭州成立了工艺美术学校,正值国家困难时期,家里已经断了粮,为了有 口饭吃,母亲带着初中刚毕业的她去报考,没想到就考上了。”


陈水琴坦率地说,当时她只有14岁,对 “工艺美术”一点都不懂,还以为是学演 戏。“母亲说技不压身,想让我学门手艺。而 我当时正在长身体,特别容易饿,主要是想吃饱肚子。”


通过学习,陈水琴知道,杭州刺绣与 苏州刺绣一起,简称“苏杭绣”,是中国刺绣的代表,与湘绣、蜀绣、粤绣一起,分四大流派。苏杭绣早在宋朝以前就很有名了, 南宋迁都杭州后,受到宫廷追捧,达到顶 峰:“当时的刺绣,一为‘宫廷绣’,一为‘闺 阁绣’,前者专为皇室内苑绣各种服饰,后 者属民间,主要是闺阁女子们刺绣官服、被 面、屏风、壁挂等工艺品。”乾隆皇帝赋诗 称赞苏杭绣作品:“山水分远近之趣;楼阁 现深邃之体;人物有瞻眺生动之情;花鸟报 绰约亲昵之态。”


因成绩优异,毕业后,陈水琴又被保送到苏州,师从著名苏绣大家王祖识学苏绣。 “我将苏杭绣的各种要领全都学到了手。 我至今记得师傅说的一句话:手艺人切忌偷懒,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一幅刺绣作品摆在我面前,哪怕少一针,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一块布料上绣出正反两面作品


1970年代之前,苏杭绣只有单面绣,就 是绣出的东西只有正面是作品,反面是不 成画面的“底子”。陈水琴不仅创造出双面 绣,她最令人称奇的是“三异绣”,就是在一块布料上绣出正反两面不同画面、不同色彩、不同针法的绣品。由此,陈水琴成为苏杭刺绣的顶级艺术家。


1982年春,陈水琴随中国工艺美术代表团前往日本交流。在日本最大的东京国立 博物馆,陈水琴现场表演剌绣。为了给一幅 《金鱼戏水图》绣金鱼吐出的小水泡,她将 一根普通的细丝线一劈再劈,直到劈成了 128缕!现场的很多日本人都笑了:“你是在表演《皇帝的新衣》吧?故弄什么玄虚!”


日本著名的羊毛毡画女手工艺大师中山却知道其中功力,她用放大镜一边看一 边赞叹不已。见别人仍不信,她干脆用丝将针拎起,以证明确实有线。当金鱼吐出的栩栩如生的水泡在陈水琴手中绣出时,一时掌声雷动。


临别时,中山拉着陈水琴的手说:“如不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世上竟然还有 这样巧夺天工的手艺。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能送给我一根你用过的绣花针,让我珍藏吗?”


1986年,陈水琴随我国领导人访问德国,答应为当时的德国总统魏茨泽克绣一 幅画像:“魏茨泽克的鼻子长得很奇怪,我怎么绣,都觉得不够神似。为了力求逼真, 我反复琢磨,光是绣鼻子的背暗面就返工 修改了6次……”作品完成后,陈水琴亲自送 往德国总统府。总统夫人说:“这样的艺术品,应该跪着接,不是因为上面的人物,而 是因为这精湛的手艺……”


这幅作品轰动了欧洲上流社会,被称 为“真正的东方艺术”。很多王室找上门, 表示愿意出重金请陈水琴绣画像。但因为 时间、精力等关系,大部分都被陈水琴推 辞了,她只答应了最早提出这个要求的英国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等几位要人:“伊丽莎白 二世那幅绣像女王特别喜欢,她专门让人 给绣像做了个水晶罩子,至今珍藏在白金汉 宫……”


只要还能刺绣,生活就很美好


采访期间,陈水琴正在招收关门徒弟,记者随行观察,她说:“我对徒弟要求只有 三个:一看你有没有耐心;二看你能否守得 住清贫;三是你有没有灵性。我的一儿一女都没有接我的班,主要是他们没有定力。” 陈水琴和三位省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徒弟共同完成的《清明上河图》,曾被估价 超过1亿元。她说:“剌绣这一行,绝非摇 钱树,首先你不学个十年八年,根本出不了师;然后即使你出了师,如果一心想用作品 换钱,也很难做到。你只有耐住寂寞,不怕 清贫,坐得住,肯动脑,才有可能把手艺练 到炉火纯青。”


如此辉煌的业绩和经历,那么多令人 惊叹的称号,却仍不能保证刺绣的正常发 展。2001年,陈水琴担任所长的杭州工艺 美术研究所改制为企业,从此得自己挣钱 养活自己了。不仅如此,有关部门甚至把研 究所的办公房和仓库都收回了。陈水琴说: “我们租房搬到后市街,后来房东要增加 房租,我们只好再搬到城东一户农民家里, 但房租仍不断上涨。”实在没办法,陈水琴 不得不偷偷地将自己珍藏的一幅刺绣卖了 40万元,用来租房。


作为顶级刺绣大师,陈水琴退休后曾有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人找到,表示愿 意出100万美元的年薪,请她去当“艺术指 导”。但陈水琴说:“在我的所有名头里,我 最看重的是非遗传承人,中国更需要我把 刺绣的技艺传承下去。习总书记说没有文化 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复兴。高铁、卫 星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实力,咱们传统文 化也迎来了新时代的辉煌。”


如今,陈水琴每天仍要在刺绣架上趴8 到10个小时,长年弯腰低头工作,让她患上 了严重的颈椎病、腰椎病等多种职业病。她 说:“好在我眼不花、手不抖,而只要这两点 没问题,我就可以继续刺绣。对我来说,只要还能刺绣,生活就很美好!”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