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逸趣】绣谱

中华书局19122019-01-15 15:13:11

刺绣,《辞源》解释为“以针引彩线,在织物上绣出字画”。丁佩兰在《中国刺绣史》中讲得更加明白:“刺绣是在毛、麻、丝绸、布帛等织物上以针带线,按照设计的纹样穿刺,通过运针,将线组织成美丽的图案与五光十色的色彩。”中国刺绣历史悠久,迄今最早的刺绣印痕发现于陕西宝鸡茹家庄西周墓室中,经分析,是在染色丝绸上用黄色丝线绣出花纹的线条轮廓,再用毛笔在花纹部位大块涂色制成的。从出土实物来看,早期刺绣多以锁绣针法绣制。唐代开始转为以平绣针法为主,绣作更加细致精巧。宋代的观赏性画绣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准。明代画绣,以露香园顾绣为翘楚,清代则百花齐放,苏绣、粤绣、蜀绣湘绣等地方流派各具特色。除画绣外,刺绣还普遍应用于日用物品。




总体来看,历代刺绣大多以丝线绣于丝织物之上,因此传统认为中国刺绣是一门“丝”的艺术。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饲养家蚕和缫丝织绸的国家,丝的艺术并不止刺绣一种。被誉为我国第一部丝绣史专著的民国朱启钤《丝绣笔记》,就按“纪闻”、“辨物”分别对“锦绫”、“刻丝”、“刺绣”的史实、品种及作品进行了系统记述。书以“丝绣”为名,“丝”指织丝和刻丝,“绣”指刺绣。三者除了都以蚕丝为基础原料之外,共同点还在于,都表现出一定的花纹和图案,具备装饰、欣赏功能。


古人说“纺绩”,纺多指纺丝,绩多指绩麻。丝线纺好之后再用织机织成布帛。锦、绫、罗、纱、绢等丝织品都是纺织而成的。罗、纱、绢都是平纹织物,比较朴素。绫细薄,织纹呈斜四边形。锦最为华美,是用染好颜色的彩色经纬线,经提花、织造而成,呈现出美丽的图案花纹。《诗经》中有“锦衣狐裘”,“锦衾烂兮”,《左传》称“重锦,锦之熟细者”,说明早在春秋以前就已生产锦类织物了。湖南长沙左家塘战国墓曾出土深棕地红黄菱纹锦和朱条暗花对龙对凤锦。晋王嘉《拾遗记》中记有鸾章锦、列堞锦、杂珠锦、篆文锦等数种织锦,其中鸾章锦“文如鸾翔”,列堞锦“文似云霞覆城雉楼堞也”,杂珠锦“文似贯珠佩也”,篆文锦“文似大篆之文也”,列明锦“文似罗列灯烛也”,种类繁多,花色缤纷。唐代以后,由于提花织造技术的发展,织锦的组织结构发生了改变,由传统的经锦改进为纬锦,并出现彩色经纬线由浅入深或由深入浅的退晕手法。元费著有《蜀锦谱》,对宋代成都锦院的设置、规模、分工、产量等进行了介绍,并记录有盘球锦、葵花锦、八答晕锦、翠池狮子锦等一百多个品种,可惜只存其名,没有图样。除蜀锦外,宋锦、云锦等也都是历史上的名锦。织锦多用于服饰日用和书画装裱等用途。




刻丝,又称缂丝、克丝,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丝织品。锦缎等一般采用通经通纬的传统织法,而刻丝采用的是所谓“通经断纬”的织法,即用经丝通贯织品,由不贯全幅的纬丝来显现花纹。刻丝的通经断纬织法最早来自西域民族的缂毛织法,并由回鹘人传至中原。自唐代开始,刻丝技艺有了长足的发展,到宋代达到顶峰。宋代著名的刻丝艺术家朱克柔、沈子藩等人,以名画为粉本,运用细腻娴熟的技巧,创作出不少精品。朱克柔的《莲塘乳鸭图》、《缂丝牡丹图》及《蛱蝶山茶花图》,沈子藩的《梅雀图》、《青碧山水图》等,都是传世珍宝。除摹刻书画作品外,刻丝还广泛用于庙堂、官服。清代还产生了缂、绣、绘三者结合的“缂绣混色法”,如故宫藏《缂丝加彩绣九阳消寒图轴》,背景和配衬的花纹用刻丝法缂织,人物及主体纹样施五彩绣,梅树、茶树等树干以刻丝和刺绣为地,再用画笔敷彩加染,精妙异常。朱启钤《存素堂丝绣录》和《清内府藏刻丝绣线书画录》中记录的刻丝作品,法书佛像、山水人物、花鸟鱼虫,无所不包。与刺绣一样,刻丝也是运用丝线、色彩构制精致图画的高超艺术。


刺绣的工艺特点与织锦、刻丝完全不同。织锦和刻丝都是运用织机织造出一定的花纹、图案,而刺绣是通过在织物上穿针引线来构成图案。与织锦、刻丝相比,刺绣不拘时间、地点,仅需针线等简单工具就可进行,简单易学,用途广泛,故而成为中国传统女性自幼必习的女工技能。

——————————————————————————————————

以上内容摘自中华书局《绣谱--中华生活经典》

 ([清]丁佩著,姜昳 编著)


(统筹:启正;编辑:松露)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