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爱心泛滥(第八十六篇)

pinxiuzhe2022-01-14 07:46:59

 
接第82篇文章。

 

话说豪哥装裱的那批绣品,延迟交货,差点误了我的大事。

 

后来我反思,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这单交给他风险太大,是我考虑不周。

 

也许是那段时间憋坏了,据说完工当天,豪哥又跑到桥下去了,连续一个星期加班到凌晨一点,居然还有精力找小姐,佩服,佩服。

 

性欲强的人精力旺盛,这种人做起事来非常认真,豪哥曾经讲过,即使慢一点,也要保证质量,七分绣三分裱,在咱们这个行业,装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好的装裱师傅一定是给绣品加分的。

 

那批绣品虽然工期长点,但质量是真心不错,这不,客户要加绣一批,量不大,那还是给豪哥裱吧。

 

前几天,我又去找豪哥,他正与一女的聊得很high,这姐们以前没见过,圆脸,微胖,长得还行,80分吧。

 

很少见豪哥这么正经,他见到漂亮mm,总要调调口味,怎么今天成真像个谦谦君子了?人都有两面性,他跟我聊天从来没正经过,经常讲些黄段子,难道我是那么不正经的人?

 

豪哥一边同那姐聊着天,一边看手机直播,屏幕里是个漂亮MM,很妖艳,摆出各种姿势,卖弄风骚,他时不时的给MM打赏几块钱,还送送花之类的。

 

我嘲笑他,你这么大年纪的大叔,还玩这个?有意思不?

 

他色咪咪的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说了你也不懂。

 

快手上有个轮胎哥,专业玩直播的,滚着轮胎去拉萨,一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滚着轮胎去,好好走路不行吗?自从有个土豪一次性给他打赏一百万,我明白了,人家玩的就是特色,吸引眼球啊,土豪的世界咱真心不懂。

 

到了午饭时间,豪哥要请我吃饭,说是为延迟交货的事道歉,道歉有个屁用,不过,饭倒是可以吃,叫上那姐们一起,三人叫了几个菜,一边吃,一边聊。

 

据豪哥介绍,姐们也是做湘绣的,入行不久,以前是开礼品公司的,杂七杂八的礼品都做,如今想专注于湘绣。

 

不知道是不是同行的缘故,席间她几乎不说话,难道担心我偷学她的生意经?

 

我和豪哥一人来瓶啤酒,喝着,聊着,豪哥给我们夹了块红烧肉。

 

姐说话了:我不吃肉。

 

豪哥笑着问:怎么,减肥呢?

 

她说:没有,没有,我灵修。

 

我问:灵魂修行?

 

她说:是的。

 

我问:灵修与佛有什么区别?

 

她说:灵修没有那么多禁忌,比较灵活。

 

我说:既然没那么多禁忌,那干嘛不吃肉啊?

 

她说:少吃肉,少杀生总是好的吧。

 

我问:你修到什么程度了呢?

 

她说:学了一年多,跟一位居士学的,我现在偶尔能看到一些很奇妙的光。

 

真的假的,这么神奇,开悟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这姐们没有左手,左手手臂以下断了,我很诧异,原来,你是残疾人啊。

 

我原以为我是个很包容的人,我以为我能包容残疾人,但那顿饭,再也吃不下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没有任何冒犯残疾人的意思,只是感觉太突然,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她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佛和灵修方面的话题,豪哥这个土包子肯定是听不进去,我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我一直以为,一个年轻人,整天谈佛啊道的,太虚,我曾经也写过,我觉得花和尚鲁智僧才是真正的和尚,年轻时的他,迫于生计,出家当了和尚,不过太不安分了,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与师兄师弟们的关系非常紧张,方丈把他请出了寺庙,叫他到尘世中去历练,后来他上了梁山,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生死,最后选择皈依,这次是真正的皈依,非常的平静。

 

那些没有在红尘中历练过的小和尚,能定得下来吗?一个小美女就能搞得他神魂颠倒。

 

眼前这位只有一只手的女人讲这些,我是很有兴趣倾听的,如果她是个健全人,谈这些,我可能会觉得她在瞎BB,但她是残疾人,我就重视起来了,因为我发现,那些开悟了的人,大多是死过一回的,也许患有残疾的人,对这个世界的感悟是不一样的。

 

这姐们姓张,未婚,三十多岁,怀化人,有的人从一出生就很幸福,而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不怎么幸福的,她就属于不怎么幸福的这类,一出生就缺只手。

 

八岁以前,她都没觉得自己和别的小孩有什么不一样,无忧无虑地跟着小伙伴们一起嬉戏打闹。

 

自从上了小学,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渐渐地开始自卑。

 

也许正是因为自卑,她学习非常的努力,后来,成了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上大学后,家族里的人嘲笑她爷爷,为什么要供一个孙女上大学?关键还是个残疾女孩。也许是疯言疯语听多了,爷爷也动摇了,供了一年,不供了,发话说,你要继续读书也可以,学费你自己想办法。

 

于是,她靠做家教,做小买卖赚生活费,还能补贴家用,毕业后,存了两万块钱,这在当时的大学生中算是有钱人了,但因为残疾,毕业两年也没找到工作,靠摆地摊维持生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在外资企业的工作,做了几年,没涨过工资,她找领导理论,领导明确跟她讲:你是个残疾人,我们能收养你就不错了,还加工资?

 

一气之下,辞职了,折腾了几年,赚了些钱,在怀化老家建了一幢四层小楼,是她们村最大的房子。

 

前年,她与几个朋友合伙,开了家投资公司,高峰期操盘过两个亿的资金,做了不到一年,公司倒闭了,具体亏了多少钱,不清楚,她没说,我也没好意思追问,总之是亏了,经过一年的调整,做起了礼品公司,现在,进入湘绣行业。

 

这算不算一个励志故事?

 

我问她:你是做过大生意的人,如今愿意做这种小生意?

 

她说:没办法,要养家糊口啊。

 

我问她:政府对于残疾人经商,税收方面有什么优惠政策吗?

 

她说:几乎没有,你们总以为残疾人在这方面能占多少便宜是吧?其实不是,我所享受的唯一的优惠政策是坐公交车不用花钱,不要以为用了残疾人的企业老板占了多大便宜,我们其实给社会做了很多贡献,有个企业家叫刘一手,你听说过没?

 

我说,做火锅的那位刘一手?

 

她说,是的,和我一样,也只有一只手,他是我朋友。

 

我说,哇,牛逼。

 

她说,刘一手的企业如今有几千名员工,其中大多数是残疾人,他们为社会创造了很多价值。

 

她应该不是吹牛,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全是高大上的聚会,大多是残联的会议,照片里的人,要么驻着拐杖,要么坐着轮椅,她在里面显得格外打眼,就她一个女的。

 

我原本以为残疾人都是很敏感的,豪哥应该也是这种感觉,他早就知道她是残疾人,难怪他跟张姐说话时那么正经,在她面前,不敢轻易开玩笑。我一开始与她说话也是特别小心翼翼,后来发现,她并没我想象的那么敏感,是我自己觉得她敏感,她一点也不避讳谈论自己身患残疾。

 

她每次说话前,会先把那只断了的手露出来,那意思是在告诉我:我要说话了,你仔细听好了。

 

每当这时,我都会特别专注的听她说话。

 

这招很厉害,很显然,这只手已经成了她的优势,我在想,她应该也是用这招来吸引客户的吧。

 

她还有个特点,很会聊天,思路非常清晰,善用比喻,很能吸引听众的注意,简直就是天生的聊天高手。

 

我问:是什么机缘让你学了灵修呢?

 

她说:我有段时间特别迷茫,就去红会做义工,红会里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和他们待在一起会感觉很舒服,同病相怜,他们懂我,我也懂他们,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都能产生共鸣,一点就通,信任成本很低,在那里遇到了一位居士,跟着她学的。

 

我问,红会里灵修的人多吗?

 

她说,很多,大多是为了找一份精神寄托。

 

我问,有部电影叫《血战钢锯岭》,你看过没?

 

她说,看过,是根据真实记录片改编的,拍得的很真实,信仰的力量超乎人的想像。

 

我问:你在红会做了多久?

 

她说:四年,几乎每周都去。

 

我问: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她说:真正感受到了人情冷暖。

 

我问:怎么说?

 

她说:别看红会是个慈善机构,其实hei得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红会也一样,是被一小撮人控制了。

 

万维钢在他的专栏里写过这样一段话:联盟越小,越容易发生腐败,而掌权人的位置越稳定,几乎没人可以撼动他的位置,进而,腐败越严重。

 

有部韩国电影《熔炉》,一个小小的残疾人学校的校长就有那么大的权力,能指使副校长和几位老师一起蹂躏女童,其中一个变态的体育老师把一个男孩蹂躏至死,去年,闹得轰轰烈烈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也上演了类似的版本。

 

她接着说,我举个例子,记者过来采访,领导抱着残疾小孩拍照,对着摄像机时,领导是那样的慈祥,仿佛是抱着自己的孩子,可刚拍完照,就立马就把小孩扔到一边,拍拍身上的脏东西,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那些孩子在镜头前穿得非常体面,其实平时都是脏兮兮脏的。

 

我问,你觉得几年前的郭美美事件是真的吗?

 

她说,郭美美这样的事在红会里很常见,能被曝光纯粹是个意外。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聊得很开心,临走时,我送她,见她开了一辆奇瑞QQ,车窗后面贴了张残障标志。

 

我问,你开车会不会有影响?

 

她笑着说,不会,早就习惯了,慢点开就行了。

 

我说,我帮你把货搬到车上吧。

 

她急忙说,不用,货不多,我自己能行。

 

我坚持要帮她搬。

 

她说,真的不用,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吧,从小老师教我们要爱戴老弱病残,其实大多数情况是你们自己出于怜悯,出于道德,觉得帮帮我们,自己心里会好受些,对不?对于我,意义不大,你帮我搬东西,我顶多会说声谢谢,但内心是不会有太多感觉的,我并不是不懂得感恩,大多数的时间,我身边是没人的,我经常得一个人扛着几十斤的东西上楼,你帮我这一次可以,能帮一辈子不?

 

她的话让我思考了良久,讲得很有道理,我的确是出于同情,不过,助人为乐有什么不对吗?

 

也许助人是能让自己快乐,被帮助的人不一定快乐。

 

内心强大的人,是不愿意轻易接受别人帮助的,把她当成健全人一样对待,就是对她最大的帮助。

 

我们看到那些貌似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时,是不是首先应当问问自己,他们真的需要我们的帮助吗?还是我们一厢情愿,爱心泛滥了?

 
(完)

欢迎分享,欢迎转载,不需要任何授权,即可转载。

浏览更加精彩的文章,请加我的微信公众号:pinxiuzhe

个人微信号/QQ:65393702   或者扫一扫下方的图片二维码。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