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爸爸,女儿还小,别逼女儿啊

恐漫部落2019-10-08 16:43:17

      十一月初,这种冷天,掉在水里是一种什么样感觉。

  不会水性,她被自己的挚爱推入水中。

  相约的地点,竟然成了她丧命的葬身之地。

  她亲眼看着他,嘴角勾起笑颜。亲眼看见他在她绝望的时候哈哈大笑。

  上天。

  她安夙澈做错了什么?

  竟遭此生挚爱负心?

  如果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要质问他为什么,她不甘心自己死在她的手里。她能够死在任何人的手中,但是,他绝对不行。

  冰冷的身体渐渐变得温暖了,耳边似乎响起了一声声的呼唤。

  安夙澈从昏睡中醒来,隐约觉得这声音好熟悉。

  睁开沉重的眼皮,没有强光的不适,所以安夙澈很快就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女儿,你终于醒了!”这人眉头紧皱,眼圈通红,似是大哭过一场。身上的白衣渺渺,恍若天神。

  安夙澈的泪珠哗地一下流了出来。

  是他……

  未曾想到,还能够看得到他伤心难过的样子,还能够看到他眼圈通红的守在她的身边。

  但,为什么要叫她女儿?

  安夙澈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却发现这被子异常的小。

  怎么回事?

  “这是在怪爹爹没有保护好你,害得你掉在了水里么?”李墨尘将那被子里面的人包住,抱到了自己的怀里,丝毫不费力。

  身子突然就随着被子腾空,实在是让安夙澈吓了一跳!而下一秒,便被李墨尘一把塞到了他的怀里。

  很好闻的气味,这是李墨尘怀抱专属的气息。

  好温暖……

  “你走开……”安夙澈在这一刻,开始讨厌李墨尘了。前一秒,李墨尘将她推入水中,轻笑。

  后一秒,就能够将她拥入怀中,心疼。

  一定是安夙澈弄错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什么时候爱上过这样的人?

  李墨尘甚是伤心的流下了眼泪,紧紧的抱着安夙澈。

  “爹爹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只有你了……”

  安夙澈并没有什么表示。

  也不知李墨尘是不是觉得自己有点自讨没趣还是怎么的,抱着安夙澈哭了一阵就走了。

  临走前不忘把安夙澈塞在被子里,按按被子边缘,尽量保暖。

  看着李墨尘脚步蹒跚的走到门口,隐约还能听到一点点哽咽,安夙澈竟然还是有点心疼李墨尘。看到李墨尘还是想要抱住他,轻声安慰。

  感觉有点不对,安夙澈走到镜子面前,差点没把魂直接吓没了!

  怎么会变成一个小孩!

  镜中的小人儿最多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白净的小脸儿,活脱脱像是一个瓷娃娃。

  这……

  她真的变成了李墨尘的女儿吗?

  简直不敢想象会有这么怪谈的事情!

  也许是这孩子的身体有点弱,又或者是她本身太累了,困意席卷而来。

  躺上床,闭上眼睛,一觉到天明。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安夙澈好像是睡在了谁的怀抱当中。

  待到视线清晰了,只见自己的身边躺着李墨尘!

  别提有多么的惊吓了!

  给安夙澈一百个脑子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自己的身边睡着,这样好像有点有失道德常纲。莫名其妙爬到女子的床上……

  对了,现在的安夙澈,是他的女儿。

  现在的安夙澈已经不是安夙澈了,以前那个躯壳,她已经丢了。

  有点黯然神伤,一想到自己又要经历那么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够长大成人,心里实在是不甘心。

  但是这样也好,让她的童年有所补偿。

  虽然补偿她童年的这个人,曾经是自己最喜欢的人,但是现在已经是自己最恨的人。在她最是沉迷爱情的时候,在她最是爱他的时候,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的一切都给予他的时候,他却亲手将她推入水中,淹死

  坐起来,盯着身边男子的容颜,安夙澈思绪万千。

  他的眉目十分的清澈,每一次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股清风,看着他笑,是十分享受的事情。

  安夙澈也喜欢看他笑,但是现在,似乎他怎么样都笑不出来了。

  眼圈红肿,好像大哭过一场,身上穿的白衣一尘不染,似是要离开人间,飞到仙界的神仙。

  他以前好像是从不穿白衣的。

  安夙澈回忆以前,确实是没有看到够他穿白衣服,那他这一次怎么突然穿上白衣呢?

  虽然是xie衣。

  不过昨天安夙澈见到他的时候也是一身白色的冬装,

  突然,身边的人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眼睛忽的和安夙澈对视,好帅……

  但是眼睛果然是肿了,他的双眼皮都变成了单眼皮。

  “筱筱,你醒了?”李墨尘伸出手,将李筱筱鬓边的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

  动作是那么的轻和,温柔。

  筱筱……

  安夙澈变成了李筱筱。

  对了……现在她已经重生了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安夙澈了。她是李筱筱。

  “爹爹,你只有十七岁是不是?”李筱筱记得,李墨尘只有十七岁。

  李墨尘点点头,温柔的一笑“怎么了?”

  “那爹爹,我几岁呢?”李筱筱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可是李墨尘只有十七岁,那么,李筱筱到底是谁的女儿?

  而且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领养了李筱筱?

  “五岁啊,明年的六月份,你就六岁了。”李墨尘轻轻地摸着李筱筱的头,叹了一口气“爹爹还有公事要去办,就先走了,等我办完了事情,我们一起去吃饭。”起身,离开了被窝,穿上了昨天褪下的白色狐裘大衣。

  李筱筱还有事情想要问他,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公事?什么公事要办?

  李筱筱翻箱倒柜的找了一件自己看的顺眼又保暖的衣服,换上。小手拿着梳子,梳弄好了自己的头发,她没怎么到这里来过,一定要好好探索一下这个地方。

  出门,居然一个侍女也没有,也就难怪了这小女孩也会落水了。

  兜兜转转,李筱筱印象中好像李墨尘告诉过他大殿的位置在哪,凭着感觉,走了大概五百多米路,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悄悄地绕到大殿的后面,从后门进去,悄悄地躲在后面查看里面的情形,只见一两百人分成两排,站在大殿当中。

  而李墨尘,则是坐在大殿的主位上,就像是一个皇帝!

  好大的气势!李墨尘在李筱筱的面前一直以来都是很温柔的样子,但是在这些部下的面前竟然会如此的霸气!

  “事情调查出来了吗?”李墨尘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感情。

  下面的人对视一番,摇了摇头。

  叹了一口气,安静的大殿里面这声音十分的明显。

  “宫主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尽力调查出来的!”站在比较前头一点的某一部下上前一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李墨尘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虽然这是一个很令人安心的承诺,但是这些部下都是为了让他不生气才这么说的,调查……是一定调查不到的了。

  他去过现场,那里完全被破坏了,就连目睹凶手的人,都被灭口了。

  而那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没有换下来的衣物,也没有任何留下来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无从下手,就像……安夙澈是自己掉下去的一样,就像是没有那个人出现过一样。

  若非是那些下人被灭口。

  “能够找得到就尽力找,找不到我也不强求。不过让我知道了是谁害死的她,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终生。”李墨尘扫了一眼下面的人,底下的人个个都保持着严肃的面容,没有任何的表情。很好这才是他李墨尘想要看到的。

  没有人惊慌也就代表着没有内鬼,要是朝月宫出现了内鬼,那么这将会是一种很棘手的事情。

  “好了,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们都回去吧。”

  “是,宫主。”

  所有的人都走了,正当李筱筱也要走的时候,李墨尘却叫住了她“筱筱,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李墨尘走到李筱筱的身后一把将李筱筱抱了起来。

  身体突然腾空,李筱筱十分的不适应,手脚乱动,甚是慌张。

  李墨尘将李筱筱抱在了怀里,就像是抱一个小婴儿一样抱着她“慌什么?是爹爹我啊。”在李筱筱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又蹭了蹭李筱筱。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李筱筱很想哭。

  李墨尘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柔软过,在安夙澈的面前他永远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子,从来都不会将脆弱的一面告诉她。

  若非自己变成了李墨尘的女儿,若非是这样的机会,可能李筱筱这辈子都不会看到他这么脆弱的一面。

  也许是因为李筱筱是一个小孩子,又或许是因为李筱筱是他的亲人,所以才会将这一面展露在她的面前。

  她好想伸手轻轻地摸一摸他的头……

  这样的他,真的很令人心疼。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死去和他有关,心肠又硬狠了起来。

  “我以为我不能到这里来,爹爹会惩罚我……”李筱筱嘟囔着嘴,两只小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李墨尘。

  李墨尘温柔一笑“傻孩子……你是爹爹的乖女儿,爹爹怎么会打你呢?”说完,腾出一只手捏了一把李筱筱圆嘟嘟的小脸。李筱筱吃痛一呼,清澈的眼睛里多了几朵泪花。

  大骗子!还说不欺负她呢!

  见李筱筱就要嗷呜一声哭出来了,李墨尘立马抱紧了李筱筱“筱筱是不是饿了?爹爹亲手给你下碗面怎么样?”李墨尘并没有等到李筱筱同意,便将李筱筱抱到了厨房。不过李筱筱也确实饿了,这才没有反对。

  厨房的人见李墨尘抱着李筱筱进来,正准备给二人备食,却被李墨尘挥退了。

  “筱筱想吃什么面?”

  李墨尘生好了火,也煮起了汤水,只等李筱筱告诉他要吃什么面了。

  “酸菜面。”

  ……

  李墨尘脸上的笑容一僵,酸菜面,这……安夙澈生前最喜欢吃酸菜面了。

  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刹那,他又回想起来当初……

  安夙澈一身便衣,素手挑面,入碗,端到他的面前“呐,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也是我唯一会做的食物,尝尝?”

  那时,风吹起她的发丝,起舞,飞扬,笑容灿烂如光。

  而此时,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爹爹,你怎么了?”李筱筱扯了一把他的衣角,拉回了他的思绪“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有忙活了起来。

  以前的李筱筱太小,看不出来,但是此时的李筱筱不同,她的灵魂是安夙澈……

  李墨尘的伤心她尽收眼底,亲眼看到他眼眶湿润,通红,亲眼看到他眉头紧皱,如何也舒不开。

  想吃酸菜面,是李筱筱对他的试探,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杀了安夙澈的人,真的是李墨尘吗?

  不会错的!约她出来的书信,那字迹和李墨尘的一模一样,她也亲眼看到了李墨尘,肯定是他,不会错的!

  握紧了小拳头,她实在不知李墨尘为什么要杀了她之后又黯然神伤。

  面做好了,热腾腾的冒着白气,由李墨尘亲手端到她的面前,递上筷子。

  坐在李筱筱身边,李墨尘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的看着桌上的那碗面。

  “爹爹,吃啊。”李筱筱满嘴的面条,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了,煞是享受这美味。这点,和安夙澈真像。

  夹了一住面往嘴里送,不知是氤氲热气还是什么润湿了他的眼眸,也不知面条里面混进了什么苦咸的东西,连着他的心都一并苦涩起来。

  不知道这是她走后第几次哭了。

  “爹爹,你怎么了?”眼见着李墨尘的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李筱筱的心都揪起来了,想伸手替他拂去,但,她不能。是他亲手将安夙澈杀死,又到这里来惺惺作态,他怎么能对一个这样的伪君子温柔?

  “没事,汤水进眼睛里了而已。”

  ……

  茶余饭后,送李筱筱回了自己的小院子,便不见了他的踪影,整个朝月宫李筱筱都跑断了腿,还是找不到,估计是轻功走了。

  在小院子里荡了一会儿的秋千,李筱筱突然觉得有点怪,偌大的朝月宫,怎么一个侍女都没有?

  “侍女呢?”李筱筱试探地喊叫一句,谁知道一个人影嗖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小姐有何吩咐?”那人一身轻便服饰,腰间还别了一把匕首,眉目冷血无情。

  太可怕了!李筱筱怂了,她总算知道为什么李墨尘以前不带她来朝月宫住了。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有点饿了,想吃点点心。”

  “是!”

  话刚说完,那人就凭空消失了李筱筱咽了一口口水躲在了被子里。太可怕了!这朝月宫果然名不虚传,果然是天下第二宫,哪怕是一个侍女都如此了得。

  不过既然如此聊的真正的李筱筱是怎么死的?

  正想着万种死法,突然那侍女出现在她的眼前“小姐,点心我放在桌子上。”

  没等李筱筱回应,那人又不见了。

  实在是太奇怪了,真正的李筱筱到底是怎么死的。

  躺在床上,看着床帐,眼皮子在打架,迷迷糊糊入睡。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筱筱,你醒了?”将李筱筱从被子里拉了起来,正当李筱筱迷糊的时候,李墨尘将一件披风系到了李筱筱的身上,披风的下摆上还挂着两个苹果大的铃铛。

  “这是爹爹去山下找最好的工匠制出来的,喜欢吗?”李墨尘拍了拍李筱筱的头,就好像李筱筱是他家养的喵咪一般。

  “材质是蜀锦,刺绣湘绣,内绒兔绒,很不错。”

  ……

  她说了什么!?

  李筱筱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1把自己吓了一跳,猛的看向李墨尘,之间他一脸诧异的盯着自己。

  完了完了,还以为自己是安夙澈呢!

  “筱筱你……”李墨尘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李筱筱,仿佛想要看透李筱筱的深处到底是谁。

  “嘻嘻,我猜得对不对?”李筱筱扑在李墨尘的身上,蹭来蹭去。

  李墨尘点点头“对了,都对了。”

  为了消除李墨尘心中的顾虑,李筱筱装了一下午的小孩子,又是装傻又是卖萌,这太不安夙澈了。

  “爹爹,为什么冰糖葫芦要叫冰糖葫芦啊?”

  “要是叫火糖葫芦,你也会问他为什么叫火糖葫芦,那他总得要有个名字吧?”

  ……

  李筱筱无语。

  “爹爹,为什么粑粑是臭的啊?”

  “这个嘛……怕太香了,你这样的傻孩子会吃。”

  李筱筱沉默。

  还好,就算安夙澈已经死了,但是李墨尘依旧能够这么幽默。

  又到了晚上上午的时候李筱筱跑遍了整个朝月宫,随时寒冬时节,却也出了一身汗。

  “爹爹,我想要泡个澡。”十分羞涩的对李墨尘开口,想让李墨尘避嫌,然而

  “好!我先叫人准备热水,等会爹爹帮你洗。”李墨尘轻抚了一下李筱筱的头。

  说好的避嫌呢?

  李筱筱大吃一惊,虽说以前洗过鸳鸯浴,但,那都是以前了。而目前他们是父女,羞不羞?臊不臊?

  热水打来了,衣物什么的也准备好了,热水上面漂了一层月季花瓣,李墨尘亲手将李筱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只留下一件xie衣。

  “筱筱,我们是父女,不必如此在意。若你有个娘亲,我也不用这么操心了。”李墨尘眼见着李筱筱的脸红成了苹果,解释说道。

  李筱筱坐在浴盆里眨着眼睛,想起安夙澈给李筱筱洗澡。

  “你既身为我朝月宫宫主唯一的女儿,那么,你一定要做与众不同的女子,应当知晓你的身上肩负着一个巨大的责任——接任我的位置。有喜欢的男子,放手去将他收入囊中,你要记住,你不凡,你这生都是个不凡的人。不凡的人,就要张扬,就要拥有自己的风光,千万不可做男恩德附属品,要让男子做你的附属品。”

  李墨尘一边帮李筱筱洗头发,一边唠叨着,灌输着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思想。

  不要做男子的附属品,要让男子做你的附属品,这句话说么的颠倒道德伦纲啊!

  李筱筱,这个名字承担着朝月宫,要将朝月宫发展好的重大责任。

  这责任可不轻,这重担,很重。

  若,李墨尘死了,那么李筱筱将何去何从?接任朝月宫么?

  说实话,李筱筱没有那个能力,能将朝月宫发展好,她也不想接任那个位置。

  但是巨大的压力并不能够阻止李筱筱要杀了李墨尘的想法。


微信字数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猛戳“阅读原文”查看未删减全文哦。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