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朵拉 苏绣

雁门文丛2019-10-08 16:39:10

朵拉:苏绣



荡漾


——绣花针

从布头正面刺下去,再从反面刺回来

动作娴熟

反复的。有莲花半开

带着一个白昼,绿衣女子在船上,痴痴地看着前方

暖风一阵阵,如同爱情本意

建筑纯棉的世界

她又绣下鱼群,牛羊

还有鸥鹭


倘若桃花恨春风


此去三千里外

为何还惦记着身后的半盏茶水,只道

雨水微醺

只道无能为力去挽回一场

已经盛开了的烟花

叹的是三月,叹的是桃红

这人间留于脑海的一瞬,再叹一声花开之时

未说出的愁绪

“头顶上的天有看不见的伤

最后,被风撕扯出口子……”,她的忧郁之心

在爆裂声中显露

在明晃晃的太阳底下

影子失控


苏绣


两千年前的我来找我了

心怀草木山河

晨光暮色皆从我的绣针之下一跃而出

一个古典的我念及人间宠爱

一个现代的我

还在找寻人间真情,绣一个吹横笛的人,一身布衫

一脸清秀

现在的我与两千年前的我面对面

看见的路是熟悉的

看见的月是熟悉的

身前桃树开花,一朵,两朵

三四朵,有捕捉的触手

从绣布上探出


花朵里有雷声


此刻,不宜发出尖叫之声

有闪电用单刀直入法直取爱的阵地

此刻,怀疑徒劳

此刻,一场大雨亮出

白色的身躯,撞击春天的大门

声音此起彼伏,绵延之势仿佛是一种揭示

开始颤动

开始震动

进一步演变成动荡

她说,楚楚动人的

她让一朵干菊借水还魂

春天,并不寂寞


喃喃自语


雨水来了又来

是否也带了同我一样急迫的心情

满园春色关不住

院里的杜鹃,院外的杜鹃

都在宣布春的气息

“爱了,就爱了

爱了就像花香那样把讯息传递出去……”

带上火焰的词

带上由内向外的美

连同笔墨下推出的波澜,它们开始入侵四月

“哦——

是的是的……”我去寻你

外面阳光正好


雨来


请唤我的小名,月

或者兰。请唤醒我酒醉之后的梦境

请在万家灯火升起之前

与我分享饱满的谷穗,再把我的故乡写作我们的故乡

幸福的哭泣

用露水喂养花木

一个清晨,你用莲步轻移描述温柔的雨

这是简约之笔,非杜撰三月


她和我聊到了孤独


月落乌啼——

有远走他乡的人。寂寥之词被排列于黑色的匣内

她画草木青葱,带上乡土色彩

她技法娴熟

添加

花的好,用柳叶装饰弯眉

缺的梅妆反复勾勒,她有久病未愈的脉息

她说,西风瘦

池中鱼寞寞。流水,复流水


界限


白天与黑夜占领着各自的领地

她站立中间

等着一枚果子最后的饱满

——河流常常被隐喻成内心的澎湃

她流落的每一笔忧愁,都会把一个姓氏

紧紧咬住

她不会

告诉你什么叫做毁灭

什么叫做重生,却用饲养了多年的火种驱寒问暖

回忆十八岁时临水照影

一截春天坠落

溅湿了红色的鞋面


城市也寂寞


四月。锐利的刀锋割向

风的舌头,一种沦陷背上一层绝望

潮声也开始枯竭,而盘踞在枝头的梨花

心存担忧

她不能够平静

在乡下,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说出有思念的人

春天的脚步并非轻盈,一杯牛奶

孤立的站在桌子上


亮光


会感到一阵心痛

时光倒退到民国十年,秋日

有最后的莲

尚未脱去一身翠衣

她给茑萝浇水

眼前,出现狭长的河流

人影飘浮,水鸟收起低飞的翅膀,那个他从楼梯上

走下来,香灰跌落在桌面上,她一直见到

这样的情景

还有鳞光闪闪的湖面

仿佛自己的魂魄

飞了出去,一直在外流浪


作者简介


朵拉,女,70后,居上海,本名程勤华。诗作散见《中国诗歌》《中国诗歌在线》《诗歌月刊》《青年作家》《诗选刊》《诗歌风赏》《诗潮》等文学期刊。



雁门诗稿微信平台


特邀编辑:若兮兰嫣 | 萱

欢迎关注,欢迎赐稿

发稿邮箱:363531680@qq.com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