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危情关系 苏绣 许谦澈【完结】一世倾城,命不由人 叶芙 公孙奕【完结】

糖糖果书屋2019-10-08 16:30:45

试读





  

第一次遇见许谦澈,是在一个杀人现场。破旧的砖块堆起的胡同,和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占据了我的大脑。那胡同很暗沉,虽然看不见,可皮肉破绽和挣扎声,在提醒我,杀人了。我捂着嘴忍住尖叫,抖得如筛糠。随着一声闷响,尸体落地,男人握着刀子缓缓转过身,目光很快的锁住了我。我想要逃跑,可腿脚不听使唤,几乎瘫软在地。男人走进光影,我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一张过目不忘的容颜,饱含戾气的鹰眸,沾染鲜血的薄唇,仿佛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吸血鬼。他周身被冰冷所包围,强大的气场快让我崩溃。“记住,你什么都没看见,懂了吗?”他用刀尖挑起我的下巴,声音凉的毫无情感。我吓得落泪,半个字也说不出,生怕他手一抖我就一命呜呼。见我不语,他蹙眉,言简意赅:“如果说出去,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说完,他灵活的转动刀子插在腰间,消失在了夜色中。我吓的无力倒在地上,脑子里全都是他那句话。虽说只是威胁,可却让人无法忽略。我几乎连滚带逃的回了家,婆婆海兰见到我,讥诮道:“哟,不能下蛋的母鸡还回来做什么?干脆死在外面算了!”面对她的言语刻薄,我早已习惯,擦了擦眼泪上楼。楼下海兰还在讽刺我:“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了?不能下蛋也就罢了,现在连自己的丈夫都不管了,白川这么久还不回来,你也不知道出去找找。”然而她的话我并未在乎,躺进被窝裹住自己,脑子里全都是那个男人的威胁。原以为我老公白川的彻夜未归只是出外寻欢,可第二天警察找上门时,我彻底懵了。他说,白川死了,发现时,在西南路的一个旧胡同里。“我儿子死了?不可能,这不可能!”海兰揪着警察的领子,哭闹道。而我却倏然一阵耳鸣。西南路的旧胡同里,西南路的旧胡同里!难道说,昨晚那个男人杀的就是白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当白川的尸体被抬进来时,我彻底失去力气。海兰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哭骂道:“你这个克星!我们白家娶了你真是造了八辈子的孽!当初就不该听白川的话娶你回家!”我被打的晕头转向,直接扑到在白川的尸体旁。我闻着他的血腥味,捂着脸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对,我是克星。听我妈说我出生时,克死了自己的父亲,她恨我恨的差点把我掐死。后来,家庭困难为了供养弟弟的学费,我嫁给了白川。他不计较我的过去,并且娶了我。可婚后,我却发现我不能生育,白川也因为这事从不碰我。后来,他开始在外面找女人,经常三更半夜不回家。人说,我是克星,只会给人带来灾难,我从不相信。可是面对白川的尸体时,我彻彻底底的信了!







2                        一世倾城,命不由人 叶芙 公孙奕【完结】





春日梨云,粉色芙蓉纷纷坠下,片片薄如蝉翼。

叶芙跪在墓前,往铜盆里丢下一把藜稷梗,火苗迅速吞噬,映红了她一张淡然无悲的脸。

墓碑篆刻的字还是新的,简述了君主碌碌无为的一生。

“娘娘,圣旨到。”

站在她身侧的是朱戟,宫中宦官,此时展开圣旨,郑重其事宣告,“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氏昭阳皇后,淫乱后宫,私通南宁将军,其罪当诛!念及昔日恩情,废除后位,移居静心苑,钦此!”

叶芙未曾抬头,只听得‘昔日恩情’四字,不禁噗嗤笑了。

朱戟皱着眉,卷起圣旨送她眼前,“娘娘,接旨吧!”

叶芙徐徐起身,掸了掸锦丝百褶的裙摆,雪白的,宛如山涧绽开的雪莲。

“谢朱公公传旨,罪女接旨便是。”

她平静的收好圣旨,杏目清亮,不见一丝悲伤。

而手里的圣旨却压得她喘不过气。

终究是走到了今日,父皇病故,公孙奕哪里容得下她?

“娘娘,陛下让奴才转告您……”

“什么都不必说了。”叶芙打断了他的话,对着墓碑作揖,转身迈开莲步,片片芙蓉落在发间。

饶是荣华不在,她摇曳身姿,步履平缓,依旧是清资傲骨。

静心苑乃是冷宫,入静心苑之人,此生老死于此,无一例外。

故此,院中萧条,一棵苦情树残枝败叶,楼阁陈旧,杂草有一尺高,目光所及之处无不透着死气沉沉。

叶芙走过庭院相步入回廊,推开布满蜘蛛网的门扉,入眼唯有一张床榻,一方圆桌,四把杌子。

尾随的青鸾话不多,手脚倒是麻利,卸下包袱,往床铺上铺了张素白的褥子。

叶芙静静的看着她铺好,环视四周,空荡荡的。

“青鸾,这冷宫三年来无人居住了吧?”

至新帝登基,后宫里,她还是入住冷宫的第一人。

青鸾擎着松明点燃蜡烛,悠悠灯火驱散湿朝,抿了抿唇角,弱声道:“娘娘,您别想太多,与南宁将军私通之事是陛下误会了,等查个水落石出,陛下定会还娘娘清白的。”

“清白?”叶芙苦笑摇了摇头,“青鸾,你在宫中跟了我十来年,为何还这般天真?”

世人只知公孙奕承袭皇位,以外姓相国之职迎娶公主叶芙,登基为帝。叶芙何尝不知公孙奕野心勃勃,二八年纪叙职相国之后,步步为营,掌权夺势,一举逼宫。

叶氏六百余人,被诬陷为谋逆之徒,斩杀于宫门楼,距今已三年之久。

这三年,父皇软禁宫中,虽尊为太上皇,却好比阶下囚。

公孙奕立她为后,不过是封住天下悠悠众口,亏得她还深信不疑,以为只要手握凤印,这天下,仍是叶氏的天下。如今,父皇驾鹤西去,她这枚棋子便再无用武之地。

至于私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娘娘,青鸾不懂。”青鸾迷茫的望着叶芙,其中缘故琢磨不透。

叶芙意欲阐释,檀口翕张话到嘴边又咽回肚里,“罢了,多说无益。”

她站起身,立于窗前,皎月爬上房翎,瓦砾上覆了层寒霜。

那浮云变幻间,是一张稚嫩小脸,她心里挂记之人浮现眼帘,“青鸾,睿儿呢?”

“娘娘,皇子殿下应该是由奶娘照料着。”

话音方落,便闻院中婴儿啼哭。公孙睿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哭声揪得她心头一阵发疼。

还不等开门迎去,已有娇脆言语传来,“姐姐,我带睿儿来看望你。”







免费试读已结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得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加客服微信;w10105555

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资源整理不易,伸手党勿扰!】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