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我们想要证明中国鞋店并不比国外差 | 专访 DEAL 主理人王中 & 张堃

HYPEBEAST2021-02-20 15:02:16


在贯穿整个紫禁城的一条南北中轴线上,位于北端的钟鼓楼被称为北京的「龙尾」,这个独具特色的地方是游客感受「京味儿」的最佳去处。虽然这里不如三里屯那般国际化,却依然被时尚前沿的年轻人们所青睐,成为京城最具情怀的潮流文化聚集地之一,这里也诞生了中国最知名的球鞋店铺:DEAL。充满中国风味的拱门与代表新锐街头的球鞋形成强烈反差,这种历史与前卫的碰撞让人痴迷,而 DEAL 也一直致力于推动本土 Sneaker 文化的发展,更在全国多个城市开拓球鞋版图,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上海 WZK、天津 COLOUR 和广州 BT 等等,绝对是全国球鞋 Sneaker 文化推广的中坚力量。这次我们便来到 DEAL 位于北京鼓楼的店铺中,与其中两位主理人王中和张堃聊一聊过去 12 年间的实体店铺经营心得,对于球鞋文化现状的解读,「喷泡」之于天津的意义,联名鞋款背后的故事,以及最具意义的「镇店之宝」。


DEAL 最初的创始人王中


王中是一个典型的北方男人,性格豪爽、心直口快,一个有头脑也有情怀的球鞋生意人,从 2002 年在天津地下的一间「水货店」开始,是他的坚持让 DEAL 一步步走向全国。从初中开始就是篮球二级运动员的他,因为打球开始接触球鞋,当年还没有那么多篮球鞋的选择,而且一年才能攒钱买一双新的球鞋,因此他便萌生了一个开鞋店的梦想,这样自己就有很多球鞋可以穿了。在回忆最初开店经历的时候,王中坦言自己是因为被骗才走上这条路,当时他的朋友劝他开一家水货店,可以直接从他那里拿货,结果王中发现根本没人在他店里买鞋,原来那位朋友给他的进货价比自己店里的标价还要高。即便这样,王中依然没有放弃这条路,「因为我真的喜欢球鞋,所以一直坚持下来。」最终他从天津走到了北京,在这里开设了 Nike 在中国签约的第一家 Energy 店铺 DEAL。


曾在伦敦圣马丁学习的张


相比之下张堃则是一个低调内敛,虽然话少却拥有自己独到见解的「幕后英雄」,他从高中开始就在王中的店里买鞋,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加入到这个团队之中。在他的记忆中,「当年去店里也不一定非要买鞋,其实更多时候是在聊天,可能今天下午没课或是晚上放学后就去店里玩一会,那里就是探讨球鞋故事的一个小天地」。张堃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球鞋收藏家,在他的收藏中有很多大众从来没有见过的珍品,只不过低调的性格让他习惯性「隐匿」自己,除了曾接受日本球鞋圣经《SHOES MASTER》的专访外,你几乎在媒体上寻觅不到他的踪影。而曾在伦敦圣马丁学习设计的经历,也让他对于时尚有着独一无二的品味。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这家 DEAL 已经开店 12 年了,内地 Sneaker 文化也已经达到一个相对兴盛的年代,那么你感受到了哪些变化?


王中:以前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所以需要我们鞋店去引领消费者,去跟他们介绍一些球鞋背后的故事。但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消费者通过资讯了解到的信息,可能比我们还要早。变化主要是消费者更专业了,对于鞋的需求更加细化,不像以前一双篮球鞋就可以走天下,现在的消费者跑步就穿高科技跑鞋,打篮球得穿实战篮球鞋,而日常穿搭就选择 Air Force 1 和 Dunk SB 这些经典设计。


我们知道来自天津的 DEAL 其实跟「喷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给我们讲讲天津是如何成为「喷泡之乡」的吗?


王中:天津之所以会成为「喷泡之乡」,其实是因为当年大部分的天津小孩不像北京孩子,有条件一年买几双球鞋,他们可能要攒很长时间的钱才能买双鞋,所以就想买 Foamposite 这种材质的鞋,因为这种鞋面材质不仅看起来很酷,而且很好打理,穿几年之后还跟新鞋一样。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文化,让天津跟这双鞋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一提到喷泡,大家就会想到天津。


「喷」VS.「泡」


现在各大运动品牌越来越重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对于内地鞋店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遇,DEAL 是如何在全国这么多鞋店中保持竞争力的?


王中:首先你开店的根本,或者说「衣食父母」还是消费者,做一些消费者喜欢做的事,这是我们能保持竞争力的一大原因。我们的服务方式跟大型专卖店是不一样的,我们会通过一些球鞋故事还有活动,更乐意让买鞋的人参与其中,而不只是单纯的卖鞋而已,包括之前和你们举办的球鞋涂鸦大赛,就会让消费者很有参与感。


我们的服务方式跟大型专卖店是不一样的,我们会通过一些球鞋故事还有活动,更乐意让买鞋的人参与其中,而不只是单纯的卖鞋而已,包括之前和你们举办的球鞋涂鸦大赛,就会让消费者很有参与感。

张堃:这其实是 DEAL 一贯秉持的特色,我们想要呈现给消费者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觉得这个东西好,那么我就会希望消费者也能去了解,而不只是看一眼价格然后刷卡买单。


限量鞋款的发售总是充满了各种争议,比如线下黄牛党,又或是线上技术漏洞等等,你们是如何看待鞋贩子的?又是如何保持发售过程的公平性?


王中:其实鞋贩子是中国球鞋文化发展的一部分,我觉得只要他能遵守我们的游戏规则就可以。现在我们通常会采用的方式是线上带照片登记,通过照片我们就可以筛选掉一些潜在的黄牛;当年还曾经采用过不限号的抽签方式,这样也能有效阻止鞋贩子,因为现场排队人数的不确定性,让他们不能确定自己要砸多少钱去雇人排队才能抢到鞋子。其实对于消费者来说,买不买到是一回事,主要你能保证发售的公平性,他们才会乐于参与其中。


我们注意到 DEAL 经常会跟 400ml 合作,让发售环节更具趣味性和多元化,为什么要花费额外的精力去达成这些?


王中:这对于一家店铺来说非常重要,因为现在的很多消费者其实对于球鞋背后的故事并不了解,他们可能并没有看过《Space Jam》,也不知道 KAWS 的成名经历,他们可能只是因为一双鞋最贵、最限量而去追,但是作为我们店铺还有品牌来说,希望通过一些活动来加深大家对于一双鞋子的认识。比如 KAWS x Air Jordan 4,他是因为在公交站台广告上做涂鸦而出名的,所以我们在发售现场做了一个公交站台,希望不认识 KAWS 的人也能通过一双鞋而去关注这个艺术家。


KAWS × AIR JORDAN 4「公交站台」主题发售现场


从球鞋店铺的角度看来,线上渠道对于实体店的影响有多大?


王中:说实话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很多注重体验的消费者还是不乐意在网上买鞋的。主要影响就是我们有一些期货卖不掉了,但是那些网上不好卖的篮球鞋就是我们的强项了,有些「喷泡」在网上的价格甚至比店里便宜不少,但是买这种鞋的顾客一般是比较专业的,他们更喜欢到店里来体验并分享自己的故事。


在国际上所有成功的球鞋店铺中,有没有哪些店是 DEAL 学习的榜样?


张堃:对于我个人来说有很多值得欣赏的店铺,按照店铺性质来看可以分为两种,一是那种注重装修和陈列的店铺,它们会搭配一些服装、配饰等球鞋以外的东西,甚至还会有咖啡、饮品等 Lifestyle 的东西,这种对于品味比较高的客户有很大吸引力,因为它们将球鞋真正融入到生活中去。还有一种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基本上只是以球鞋为主的。因为我之前在英国读书,所以经常会去 size? 买鞋,他们的店铺设计就很淳朴,而是单纯的想把球鞋带给大家。我觉得两种店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当然我们也会通过不同的店铺形式来满足更多人,比如上海 WZK 就是偏向 Lifestyle 的店铺风格,未来我们也会把国外更多好的东西带给国内的球鞋爱好者,希望他们也能感受一下这种氛围。


王中:我最欣赏 UNDEFEATED 的底蕴和文化,但是我最服气的是 atmos 的炒作手段,它们是两种不同生意模式的典型例子。虽然说球鞋文化是在美国发源出来的,但是你不得不佩服日本店铺的营销技能,他们会在一双鞋文化底蕴的基础上增加话题性,让鞋子变成所有人都趋之若鹜的东西。我们的目标就是将两者融合在一起,现在 DEAL 在全国各地的店铺都不太一样,未来我们的店铺也会更加注重生活品质和多元化。

「我最欣赏 UNDEFEATED 的底蕴和文化,但是我最服气的是 atmos 的炒作手段,它们是两种不同生意模式的典型例子。」


UNDEFEATED


atmos


我们知道 Concepts 马上就要在上海开店了,或许未来会有更多国外知名鞋店进驻中国,相较之下 DEAL 有哪些优势和不足呢?


王中:我觉得无论是 Concepts 还是 UNDEFEATED 来,想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其实是比较难的,但是如果他们是奔着宣传球鞋文化理念目的来倒是会成功。说白了内地市场就是一块金矿,但是根据我这十几年开店总结的经验,中国市场并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文化底蕴的差异性或许会让这些国外店铺水土不服。我们有什么不足的话,说极端一点那就是我们生在中国而非美国,因为中美店铺拿到的资源是不一样的,我们需要奋斗很多年,才能进到 Tier Zero(Nike 最高店铺等级)的圈子里。


包括 atmos 在内的诸多老牌鞋店纷纷开始推出服装系列,DEAL 是否也有这个计划呢?


王中:十几年前我们就在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一直没有去做呢,是因为我们希望先把鞋店本身做到极致。我们店里也有代理一些国外的品牌,我不想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随便出一个追求销量的自主品牌。现在很多 OG 店铺已经从鞋店转型成一个设计单位,会出一些很有意思的产品,这也是我们想要追赶的部分,包括跟 400ml 一起做一些设计,或者跟本土艺术家的联名合作等等,希望未来我们也能达到这种高度。


ATMOS LAB 2016 春夏系列 Lookbook


从 Speed Trainer 到 Triple S,现在很多时装鞋已经走进年轻人的衣柜,也有越来越多的时装设计师参与球鞋设计,你怎么看球鞋与时尚的关系?


张堃:我觉得时尚永远是一个大的循环,不管是街头还是时尚,只要是经典的东西永远都会流传下去,比如 Chuck Taylor All Star 1970s,即便是它们不火的时候也会有一群人去追,而在它火的时候可能会吸引到更多人去了解它。之前很流行的日系品牌,包括 NEIGHBORHOOD 和 WTAPS 的军事和机车风格,到后来的比较偏 Rock 风格和瘦身剪裁的 SLP,再到现在主打 80 年代复古街头剪裁的 Vetements 等等,年轻人的喜好是一直在变的。我觉得球鞋和时尚是相辅相成的,像 Balenciaga Triple S 的设计也是从复古跑鞋而来的,而且很多设计师本身也是经过球鞋文化熏陶的,Riccardo Tisci 就曾表示 Air Force 1 对他的影响很深。


又一双席卷全球的 BALENCIAGA 鞋款 TRIPLE S


如何看待 Kanye West、Drake、Rihanna 等「名人效应」对于当下球鞋文化的影响?


王中:我觉得这几年明星效应确实对球鞋产生了很大影响,有很多人是冲着明星去买的,这很实际也很正常。不过我觉得未来十年球鞋的发展还是要看有没有创新,比如今年 Nike 出的 VaporMax 还有 HyperAdapt 1.0,无论设计还是科技层面都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层级,即便没有明星加持也能获得很好的市场反馈。


张堃:我觉得最终还是要看明星做出来的设计怎么样,比如 Rihanna 为 PUMA 设计的产品我就很喜欢,我之前甚至去美国买了 US11 的女码来穿。这些大的运动品牌挑选明星是很讲究的,而不是说随随便便选一个,包括 Kanye West 设计的历代 YEEZY 也确实好看,如果换成别的设计师我也会去买。说到底大家喜欢的还是设计,而名人本身的影响力则是助推器的作用。

「复刻对于有很多收藏的人来说也是件好事,比如原来自己舍不得穿的球鞋,现在可以穿复刻版本满足心愿。而那些听过我们说元年版故事的年轻人,虽然买不起元年设计,也能通过一双复刻版去真实的体验它的设计。」


Kanye West 的 YEEZY


如何看待品牌越来越多的开始复刻一些经典设计?


王中:复刻确实会让原版的收藏变得廉价,但我还是希望经典的东西能够复刻,因为作为一个鞋店的店主来说,我那个时代有很多好的设计是现在小鞋迷没有机会去欣赏和体验的,比如当年名气比较小的「大盔甲」和「小盔甲」,我一直希望 Nike 未来能复刻这两双鞋。


张堃:复刻对于有很多收藏的人来说也是件好事,比如原来自己舍不得穿的球鞋,现在可以穿复刻版本过过瘾。而那些听我们说过故事的年轻人,虽然买不起元年设计,也能通过一双复刻版去真实的体验它的设计。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复刻不失为一种好的推广方式。


DEAL 历代联名鞋款


过去一年 DEAL 先后与 PUMA、New Balance 和 Reebok 都推出过专属联名设计,那么一双联名鞋款的诞生背后有什么故事?


王中:说实话,做联名设计会让你真切感受到品牌对于中国店铺的一些「不公平」。比如 Reebok Instapump Fury 20 周年,atmos 做了一双跟元年「Citron」配色相同的设计,只是换了鞋身材质,我想如果这是我们设计的话肯定会被骂抄袭或是没有创意。然后今年他们也给了 DEAL 一张联名的门票,却给了我很多限制,比如只能出中国元素的设计,我想出一些我自己喜欢的配色,加入一些自己的故事进去,品牌说不行,你只能出中国元素,但其实有关中国的元素基本都被用过了。


张堃:在中国生存,还是存在很多局限性。


鞋身处处充满「太极」风味


王中:我们这双 Reebok Instapump Fury 所使用的「太极」元素,包括最早的 AND1 这些牌子都用过,但是为了做出能让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东西,我们最后决定用比较前卫的不对称「鸳鸯」设计来呈现。其实「太极」这个主题很大,打太极拳也是太极,看风水也是太极,但我不会像 Jordan Brand 那样,在鞋垫上写几个汉字就叫「风水」了。所以我们这双「太极」里面融入了很多细节和意义,包括两幅鞋垫上的「罗盘」还有「卦象」,都是跟太极风水有关系的。说到底我们还没有达到很多人关注的境界,这双鞋虽然故事多但可能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不过让我比较欣慰的是,这双鞋全球限量 500 双,品牌同意这么少的量是因为他们认可你的设计,才会砸钱陪你玩。最后日本也那边扫走了不少货,而这双鞋价钱也曾涨到 3000 人民币,可以说这双联名是成功的,之后我们还会一起推出第二版设计。

「我其实希望品牌能给我们中国的店铺、设计师多一点的发挥空间,我们没有先天优势,我们就跟营养不良的小孩一样在成长,只有像不断地训练自己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王中:包括这双 New Balance 也是,要和我们出联名但也给了很大限制,品牌说你们店铺在鼓楼,那就出一双带有鼓楼元素的设计吧,我们就很头疼。但是最后经过协商选择了用「泥人张」的主题做设计,然后很多细节化的东西我们就交给了 400ml 来做,包括特制鞋盒、泥人张雕塑等等,都是他们来做。还有这双 PUMA 也是一样,最后只能在材质上寻求变化,用特殊的毛绒材质来体现「熊猫」主题。最后我其实希望品牌能给我们中国的店铺、设计师多一点的发挥空间,我们没有先天优势,我们就跟营养不良的小孩一样在成长,只有像不断地训练自己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DEAL × NEW BALANCE 997 「泥人张」


DEAL × PUMP DISC BLAZE「熊猫」


张堃:其实我们做几双鞋都很用心,你可以看到很多细节在里面。这个问题也不是只在球鞋圈存在,就跟买画一样,一个画家特别出名,那他可能随便画一画就能卖很高的价钱,而你不出名的画家认真做一幅画,大家又会觉得你太墨守成规了。


开店至今印象最深的一次发售


王中:印象最深的一次当属 2015 年在 COLOUR 发售的「天津喷」,当时的场面堪比圣诞节。发售消息公布半小时之后,就有很多鞋迷连夜过来排队,后来也有警察过来叫停活动,不过人数还在一直在增长,到最后来了差不多 5000 多人,但是鞋只有 50 双,我们也很害怕会出现人员安全的问题。后来我们跟警察不断协商让发售继续,因为如果发售取消的话我们担心会有「暴动」,而且当时来的几千人都是穿着「喷泡」来的,这是参与发售的一条硬性规则,所以我们也没想到现场会吸引来这么多鞋迷,可以说大家真的渴望能拥有这双鞋。大家都知道天津是「喷泡之乡」,所以这双鞋当时只在天津发售,包括纽约、伦敦、东京这些球鞋圣地都不发售,而它刚发售完的价格也涨到了 40000 人民币。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佩服 Nike,只有他们有这个胆识去做这样一件事情,同时也很感激 Nike 把这件事情做成,让中国和天津元素的影响力发散到全球,说实话接下来的 Virgil Abloh x Nike「The Ten」系列,也很难达到如此盛况。


张堃:他们真的是用心在传播和推广球鞋文化。


2015 年「天津喷」震撼发售现场


王中:还有一次就是 Nike Air Yeezy 1 的发售,那时候其实 Kanye West 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影响力,但当时我们已经跟 Nike 开始合作了。有些良师益友就告诉我们这鞋肯定会火,我记得当时开会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张很模糊的图片,最后决定去发售这双鞋并且效果很好。那是 DEAL 第一次有很多人排队,大概来了 100 多人,以前只在杂志上看到的国外店铺排队场景,也在自己店里发生了,所以很有意义。


张堃:而且 Air Yeezy 1 发售的那会球鞋市场也不是很好,能有百人来排队真的挺不容易。


NIKE AIR FOAMPOSITE ONE「天津」



寓意喜庆的「莲年有余」汉字刺绣


天津最具特色的「杨柳青年画」图案


最具分量和意义的「镇店之宝」


王中:其实我们的收藏有很多,这次就一人先选一样出来讲讲,其实最能代表我们 DEAL 的就是「喷泡」,更多别的宝贝以后再跟大家分享。首先是这个 Air Foamposite Pro「小人泡」,相信很多资深鞋迷都看过这双鞋的图片和传闻,不过这一只跟大家看到的那版不一样,那个我们也有几双,不过这个版本全球仅此一只,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以后张堃腿断了就可以穿它了!



张堃:那我只能断左边这条腿(笑)。大家在网上看到的那一版的 Swoosh 是黑色的,而这一只是黄色的。这双鞋是由前 Nike 篮球鞋类产品创意总监 Jeff Johnson 设计的,当时他做了很多不同材质和图案的 Sample,其中这双在鞋面布满了卡通形象的小人图案,所以被称作「小人泡」。网上有人说这个鞋只有四双,不过据我所知这双鞋大概做了 20 多双来送给亲朋好友,成品就是黑色 Swoosh 这一版,因为那个时侯这双鞋并不火,收到它的人基本都上脚穿了,所以想要找到品相完好且尺码合适的很难。这个鞋我有几双不同时期的 Sample,包括透明 Swoosh 版本、拖鞋版本,以及这个只有一只的黄色 Swoosh 版本,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这个 Swoosh 跟「加拿大泡」是一样的,而后跟有一圈红线的 Swoosh 和鞋底设计则是跟另一双「奶白泡」基本相同,据我猜测 Nike 当时在做 Sample 的时候,可能用了各种配件去拼成这只鞋,或许这也是最早期的「What The」设计概念。


全球仅此一只的 NIKE AIR FOAMPOSITE PRO SAMPLE


荧光黄 SWOOSH 有别于大家见过的最终版本


后跟 SWOOSH 多了一圈红色缝线


鞋底部分的配色也有所差异


张堃:还有就是这双从未发售的 Air Flight Posite 1,这双鞋我们俗称叫做「风一」,它的设计师曾经做过一双搭载碳板鞋面的黑色版本,相信很多鞋迷都知道,不过这双 Sample 却采用了一种更加特殊的鞋面材质来做实验,你可以看到它的鞋面纹理非常独特,跟平常的碳纤维元素很不一样,可能也是某一个阶段的 Sample。使用这个材质制作的「风一」还有一个银色版本,今天没有带过来,不过这两双鞋最终呈现出来的质感真的很棒。我的收藏大多是一些比较「奇怪」的鞋。


AIR FLIGHT POSITE 1 SAMPLE


呈现独特「碳纤维」质感的材质鞋面


写满所有 SAMPLE 信息的吊牌


王中:张堃真的有很多从未公开的宝贝,他太低调了,他从不在媒体露面也不把自己的鞋子拿出去展览,跟很多所谓的收藏家不一样,张堃的鞋子哪怕开胶长毛了他也不会卖。你别看他现在关注时尚的东西比较多,其实骨子里最爱的还是球鞋。


如果有机会跟任一品牌联名,你会选择哪双鞋进行设计?


王中:我最希望能和 Nike 联名,从大局观上考虑我会选择「喷泡」或者 Air Force 1,因为这两双鞋对于我们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其实最想设计一双 Dunk,因为我开店那几年正好赶上 Dunk SB 火起来,这也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双鞋。如果让我设计的话,我还是会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去探索那个阶段下消费者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然后用更惊艳的方式去体现这个故事。



张堃:我最想做的还是「喷泡」,因为这双鞋对于我的意义最深。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因为「喷泡」开始接触球鞋,那时候看同学穿了这双鞋,然后我去 Nike 专卖店看都没有这双鞋,直到后来在老王的店里找到它,那种喜悦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它让我一直坚持在做球鞋文化的推广。对于其他的鞋子来说,我每个时期的喜好都是不同的,可能我今年喜欢的东西明年就不喜欢了,因为对我来说少了很多意义,但「喷泡」就会一直在我心中。


王中:其实那会天津还没有「喷泡」的概念,我们统称用发泡材质制作的鞋,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年张堃就一直穿着一双黑色的「风一」,而且是 41 的脚穿 44 码的鞋一直穿到烂!这也是我们天津的「传统」,那个年代货太少了,我就会告诉这些孩子你们还在长个,应该买大一点的鞋来穿。作为店主来说,我还是希望每一笔交易都能成功,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取名叫 DEAL。


张堃:问题是我到现在也没长到 44(笑)!



「我相信我们中国的鞋店走出去也不会比国外店铺差,即便是在球鞋文化发源地美国,这就是我们一直想要证明的东西。」


采访的最后我问他们 DEAL 的同门鞋店已经开到国内很多城市,那么是否考虑过去国外开店呢?王中告诉我们这个计划一直是有的,并且相信未来三年就会实现。不过他们不会根据市场来挑选目的地,而是会选择自己所喜爱的城市作为落脚点,比如气候宜人且游泳海滩的「天使之城」洛杉矶,这样以后去店里的时候也能顺便休闲和放松自己。而在谈到为什么想要走出国门的时候,他坚定的表示:「我相信我们中国的鞋店走出去也不会比国外店铺差,即便是在球鞋文化发源地美国,这就是我们一直想要证明的东西。」



北京鼓楼 DEAL

北京市东城区鼓楼东大街 39 号


PHOTOGRAPHER HOUZITONG/HYPEBEAST


福利!送出 「The Ten」 系列


本次 HYPEBEAST 将会选出 2 名幸运读者,送出 「The Ten」 系列的 Air Jordan 1 和 Air VaporMax 各一双。各位只要在后台回复「10」即可获得抽奖规则,同时微博 @HYPEBEAST時尚生活杂志 也会一起公布抽奖规则。



得奖结果将于 11 月 12 日公布,敬请留意 HYPEBEAST 的推送。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