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党派·心声丨刺绣大师沈德龙:做好自己的事,努力就有价值

苏州高新区统战新声2020-04-11 23:52:33


好久不见,

新一期的“听他们讲故事——走近苏州高新区民主党派人物”系列专题,

终于再次和大家见面了,

上次推出的首期民革肖杰专题获得了大家的点赞,

那今天又会是谁为大家带来来自党派的“心声”呢?


一起来看:

刺绣大师沈德龙与苏绣结下的“半生情缘”

↓↓↓



听说音乐和图文更配哦~

点击播放BGM


个人简介

沈德龙,苏州人,“古吴绣皇”品牌创始人,乱针绣创始人杨守玉第三代传人。199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应聘于苏州刺绣研究所。1999年,入选《中国专家人名词典》。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对社会对国家的贡献,以我自己和我的专长来说,如何把刺绣、把工艺美术好好传承下去,让她能持久地散发传统艺术的光芒,这就是我对行业和社会的贡献。——沈德龙



在采访之前,

听说沈德龙是著名的刺绣大师,

立刻联想到水乡小镇里,

飞针走线的绣娘绣工,

那是属于老苏州的传统记忆之一。

沈德龙虽不是印象中的手工艺人打扮,

身上却有着传统手工艺人的一股韧劲,

用一个词便可概括:务实。


说起“古吴绣皇”,这家立足苏州,专业从事苏绣的创作、生产及品牌化运作的公司,在传承传统苏绣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创造出精美的艺术品。和“古吴绣皇”豪迈气一样的是,人们都不叫沈德龙绣工或是绣男,而是尊称他为“绣爷”。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沈德龙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创造出“三散针法”(绘画平针法),以其“以针代笔,以线代色,承扬传统,融汇中西”的特点,既不失传统苏绣的工艺精华,又进行了创新。



对民革有特殊感情
务实精神让自己的努力有价值


沈德龙和近代国学大师章太炎之孙、苏州市民革原主委章念翔相识多年,从2013年加入民革开始,沈德龙便定期参与民革的活动,对于民革,他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在民革的大家庭里,我感受并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和我在其他社团,比如刺绣协会等行业社团是完全不同的。虽然大家都来自不同的行业,但是聚在一起,无论是建言献策还是参政议政,都是怀着一颗认真严谨的心。”沈德龙说。


他透露说:“现在大家对民主党派的了解并不多,常常有人会问我们民革做了什么?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我认为,社会责任从来不是你主动地去寻求,去担负什么,而是把自己分内的工作做好,做到极致,就是承担社会责任的体现,就是对社会做出贡献。”



沈德龙拿自己举例。他认为,做好自己的刺绣事业,企业发展起来就能解决就业、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而且,把苏绣传承下去,既能给行业带来一定的借鉴和启示,又可以弘扬传统文化和技艺。如此来看,自己的努力就有价值了。



工艺美术传承是个大问题
希望对苏绣的推广能起到大作用


沈德龙的务实还体现在他对于苏绣行业的认识与理解上。一提到他的专长——苏绣和工艺美术,他的话匣子终于打开。



“刺绣又称丝绣,按其风格分为苏绣、湘绣、粤绣、蜀绣,俗称‘四大名绣’,其中苏绣以精、细、雅、洁的独特风格,位居四大名绣之首。”沈德龙说,现代社会发展迅速,日趋多元化和开放化,从事苏绣这类传统工艺美术,在部分年轻人看来是很难有未来的,因此面临着人才匮乏的瓶颈


他还说,由于许多老一辈的苏绣从业者认为,从事苏绣劳神费眼,所以他们往往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再来受这份苦。再加上现在的就业机会多、选择多的因素,就导致很多年轻人宁愿拿着2500的工资去超市当收银员,也不愿意要每个月3000多的工资学刺绣。


特别是苏绣这样的工艺美术,和一般的手工艺还不同,年轻人有想法有创意,却未必能沉下心来好好磨练技法。一个刺绣方面专业绣工的培养,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就算是我自己的公司里,40岁以下的绣娘已经很少了,而30岁以下的则是零。


沈德龙表示,苏州是工艺美术大市,全国工艺美术共有11个大类,苏州就占了10个,各种花色超过3000个,这在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但是传承是个普通问题,苏州工艺美术界就面临着诸多文化传承的难题。



近年来,沈德龙和民革为此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从2008年开始,每年在北京举行展览,向人们介绍和推广苏绣。身为民革党员,沈德龙还曾经提出过针对工艺美术的提案。


但在沈德龙看来,苏绣现在面临的人才断层问题已经十分严重,急需解决,这些方法和努力或许能够产生作用,但传统文化和技艺的传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继续按部就班的采用完全务实路线,恐怕是来不及了。



努力寻求突破、创新
期待苏绣焕发出新面貌


为了解决人才断层这一普遍的社会问题,沈德龙首先想到的便是校企合作。通过企业和学校联合办学的方式,既节约了时间精力,也提高了对口人才的培养效率,还能通过学校的系统学习进行素描、美术、理论、审美等多个方面的素质提升。


在传统的工艺美术传承系统中,“师傅带徒弟”这种传帮带式的传承方式,现在显然已经无法奏效了,而通过校企合作、联合办学的方式,不仅可以招收贫困地区的孩子培养专业的对口人才,也能带动文化、商品的流通,从而促进文化交流和经济发展。



其实,沈德龙还从现实待遇和经济收入的角度提出了办法。没人愿意学刺绣的根本原因之一,还是在于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所以要提高绣娘的经济收入,同时也要转变传统观念,提高绣娘的社会地位。


工艺美术行业的优秀从业者就是艺术家,他们有理由也有资格被这样称呼。


如果苏绣到了需要保护,甚至要放进博物馆“呵护”起来的时候,那说明她已经失去了活力,与其这样还不如提早从根源上让她健康发展。


沈德龙表示,古吴绣皇还在转变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学习国际化的管理模式。在人才管理方面,公司也逐渐走出工艺美术行业小作坊式的的传统模式,除了绣工的培养,还在培养其他方面的人才,比如相关设计、销售方面的人才,希望真正使苏绣焕发出新面貌、新气象。



就是这样一个心系刺绣、心系工艺美术的“务实者”,沈德龙在提到他的本职工作时,非常健谈,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沈德龙有着自己的一套“务实哲学”,并因此踏实勤奋、专注如一,但他又不局限于“务实”,而是在此基础上努力寻求突破、创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