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红楼梦中的苏州记忆

情语江南文化平台2022-07-29 06:35:12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曹雪芹又是谁?我无实证,仅有推论,但总是曹家人无疑了。既然是曹家人,生活经历定会与南京、苏州、扬州等地发生联系,曹家从曹寅算起,连任江宁织造36年,期间还与大舅子李煦(任苏州织造29年)轮流担任两淮巡盐御史,因此在书中出现关于上述三地的描写亦合于情理。


红楼梦中的苏州记忆

曹公显然对于苏州这座城市更情有独钟,虽然该书“着意于闺中,外事者则简”,然而他却将对苏州的偏爱毫不掩饰地流露于笔端,多次提及苏州的风物人情,那些关于苏州的记忆,便成了引领读者进入红楼幻境的阶梯。


香菱学诗


我们先来看看书里的三位苏州小娘鱼,她们是出生在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内的甄英莲,也就是后来的香菱。还有前科探花林如海之独女林黛玉,虽是钟鼎之家、书香之族,但支庶不盛、年幼失祜。第三位是那自小多病,在玄墓山蟠香寺带发修行的妙玉,她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

黛玉葬花


温和天真的香菱,心思细腻的黛玉,目下无尘的妙玉,三人的性格虽有差异,但经历却颇为相似,命运也都令人感伤。不过她们都具备了苏州姑娘的特点,那就是美丽善良兼有才华,曹公的眼光是错不了的。

妙玉奉茶


《红楼梦》第五回通过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将整部书的线索铺展在了读者眼前,而宝玉惚惚睡去的所在便是秦可卿的卧室。作者详细描述了“这神仙也可以住得”的屋子里的陈设,尤其提到了壁上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唐伯虎是吴门画派的代表人物,又自诩为“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他那恃才傲物、落拓不拘的性格,或许与作者产生了某种共鸣,因此也多次出现在书中,而唐伯虎那些感叹人世无常的落花诗,也很有可能成为黛玉葬花的蓝本。除了唐伯虎以外,还有一幅同为“吴门四家”的仇英的画作,更是挂在了贾母的屋里,此间意味不可谓不深长。

唐寅《仕女图》


《红楼梦》第十六回,贾珍派贾蔷下姑苏去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负责整个戏班的筹建工作。这里提到的戏班就是家班,以昆曲表演为主。作者所处的年代正是昆曲最兴盛的时期,康熙曾向宫中伶人传旨,表达了他对昆曲的看法,并要他们勤于练习。乾隆首巡江南,便带回江南昆班中男女角色多名,昆曲艺人在景山内垣的住处有一百多间,人称“苏州巷”,这些都反映了皇帝对于昆曲的痴迷,而王公豪门、文人雅士更以欣赏昆曲为荣。


第三十四回中写宝玉挨打之后在怡红院内养伤,因口渴,便喝了袭人冲的玫瑰卤子,却又嫌吃腻了不香甜,于是王夫人唤彩云拿了两小瓶贡品香露给袭人,鹅黄笺上分别写着“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就香的了不得,这下就连挑剔的宝玉尝了也觉香妙非常。书里写的香露就是将各种花叶蒸馏所得的香液,有醒胃开脾、疏肝理气的功效,在清代是江南贡品,盛产于苏州山塘一带,李煦就曾进贡过桂花露汁和玫瑰露汁。

木樨清露就是桂花香露,清人顾仲《养小录》有记载:“充分发挥烧酒锡甑、木桶减小样,制一具,蒸煮香露。凡诸花及诸叶香者,俱可蒸露。入汤代茶,种种益人。入酒增味,调汁制饵,无所不宜。”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都是清代的江南贡品。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贾母在除夕祭宗祠后,于元宵之夜摆宴赏戏,花厅上一色皆是紫檀透雕嵌刺绣屏风,作者不惜用大段文字描写了这件绣品(原著中称“缨络”)的来历。“原来绣这缨络的也是个姑苏女子,名唤慧娘。因她亦是书香宦门之家,她原精于书画,不过偶然绣一两件针线作耍,并非市卖之物。”这慧娘所绣花卉皆仿历代名家折枝花卉,每枝花侧的古人诗句皆用黑绒绣出草字,且字迹与书法无异。由于技艺精湛、格调高雅,当时便称为“慧绣”,又因慧娘早逝,凡世宦富贵之家,得此物者甚少,纵有一两件,皆珍藏不用。通过这段描述,我们可以确定贾母这件爱如珍宝的藏品就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苏绣,古老的苏绣工艺此时就像一座时光之桥,拉近了读者与《红楼梦》的距离。


《红楼梦》里还曾多次写到“女先儿”,其实她们就是表演弹词的女艺人,第五十四回写道:“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这是典型的集说唱弹于一体的弹词表演形式,第六十二回更是直接写明“两个女先儿要弹词上寿”,给贾宝玉、薛宝琴、邢岫烟和平儿四位寿星助兴。

苏州评弹盛行于明清两朝,现在又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声音”,而《红楼梦》也让苏州评弹在其发展史上定格下了惊艳的一瞬。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写呆霸王薛蟠去南方贩货,特地从苏州给妹妹薛宝钗带了一箱文房用品和胭脂花粉,还有虎丘出产的玩具和手工艺品。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对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小像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能够让“冷美人”为之侧目,竟然还被逗笑,可见这捏泥人的手艺定然不俗。


书中写的“虎丘泥人”源于苏州泥塑,最早大约出现在南宋,明清时期由于虎丘的知名度高,苏州泥塑重新进行了市场定位,将手艺出众的民间艺人的作品冠以“虎丘泥人”的称号,于是这逼真传神的“虎丘泥人”便成了金字招牌,深受人们的喜爱。但是在1860年以后,由于战争破坏,那些工艺考究但价格不菲的泥塑作品陷入了经营困境,从业者们只能离开苏州,另寻出路,“虎丘泥人”也就随之衰落了。2008年苏州泥塑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相信这一绝技应该能够得到继承和发展。



看了《红楼梦》中这些与苏州真实相关的内容,再对照原著第一回“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之语,我们完全可以理解这部将真事隐去,不干涉时世,不干涉朝廷的荒唐之书,一定有着作者身世的真实参考,而破解作者之谜的钥匙,或许就藏在这些苏州记忆之中。


知识点延伸

两淮巡盐御史是两淮盐政院的最高长官,当时的两淮盐税占了清政府收入的四分之一,从1704年到1717年间,曹寅和李煦轮流九次担任此职(曹寅四任,李煦五任)。由于康熙后四次南巡由曹李两家承办接驾,支用库银,造成极大亏空。康熙深知情由,令他们利用盐税的剩余部分弥补亏空,李煦于1717年才将两家亏空补完。

1723年雍正继位后就派人复查李煦亏空案,结果是尚欠三十八万两,于是下旨抄家。1724年查出此项银两是盐商少缴,应向盐商追赔,李煦已无亏欠,此案完结。后又查出李煦曾于1713年受两江总督赫寿之托,为雍正的政敌八阿哥胤禩买过侍女五人,因此于1727年再次入狱,发配至关外的打牲乌拉(今吉林市西北郊),两年后溘然长逝。


曹寅的儿子曹颙病逝后,四侄曹頫承嗣,于1715年袭任江宁织造。但曹頫是个好学却无行政才能的人,又因家风奢靡,不断造成新的亏空。曹頫于1724年向雍正上奏,“务期于三年之内,清补全完”。然而曹頫的能力确实无法胜任织造之职,眼看三年期限已过,竟然通过转移财产来留后路,因此犯了忌讳,被下旨抄家。



更多精彩内容

《红楼梦》中的人情世态——薛宝钗巧劝“溺爱”

红楼梦中的人情世态——保全自尊心的帮助

名著赏析|《王熙凤的管理之道》(上)

名著赏析|《王熙凤的管理之道》(下)

传承文化行善举

涵养道德做好人

情语江南文化平台

微信号 : qyjnwhpt_2016

感谢您的关注和阅读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