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选择你喜欢的,爱你所选择的

坏月亮2021-06-08 12:19:28

点击上面蓝字 坏月亮 订阅


文丨朱光潜

摘自《问渠哪得清如许》


原标题:谈在卢佛尔宫所得的一个感想:遇见一种工作不仅要估量它的成功如何,还有问它是否由努力得来

 1 


去夏访巴黎卢佛尔宫,得摩挲《蒙娜丽莎》肖像的原迹,这是我生平一件最快意的事。


凡是第一流美术作品都能使人在微尘中见出大千,在刹那中见出终古。


雷阿那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这幅半身美人肖像纵横都不过十几寸,可是她的意蕴多么深广!


我穆然深思,我悠然遐想,我想象到中世纪人们的热情,想象到达·芬奇作此画时费四个寒暑的精心结构,想象到丽莎夫人临画时听到四周的缓歌慢舞,如何发出那神秘的微笑。


正想得发呆时,这中世纪的甜梦忽然被现世纪的足音惊醒,一个法国向导领着一群四五十个男的女的美国人蜂拥而来了。


向导操很拙劣的英语指着说:“这就是著名的《蒙娜丽莎》。”


那班肥颈项胖乳房的人们照例露出几种惊奇的面孔,说出几个处处用得着的赞美的形容词,不到三分钟又蜂拥而去了。


一年四季,人们尽管川流不息的这样蜂拥而来蜂拥而去,丽莎夫人却时时刻刻在那儿露出你不知道是怀善意还是怀恶意的微笑。



 2 


从观赏《蒙娜丽莎》的群众回想到《蒙娜丽莎》的作者,我登时发生一种不调和的感触,从中世纪到现世纪,这中间有多么深多么广的一条鸿沟!


中世纪的旅行家一天走上二百里已算飞快,现在坐飞艇不用几十分钟就可走几百里了。


中世纪的著作家要发行书籍须得请僧侣或抄青用手抄写,一个人朝于斯夕于斯的,一年还不定能抄完一部书,现在大书坊每日可出书万卷,任何人都可以出文集诗集了。


中世纪许多书籍是新奇的,连在近代,以培根、笛卡儿那样渊博,都没有机会窥亚里士多德的全豹,近如包慎伯到三四十岁时才有一次机会借阅《十三经注疏》。现在图书馆林立,贩夫走卒也能博通上下古今了。


中世纪画《蒙娜丽莎》的人须自己制画具自己配颜料,作一幅画往往须三年五载才可成功,现在美术家每日可以成几幅乃至于十几幅“创作”了。


中世纪人想看《蒙娜丽莎》须和作者或他的弟子有交谊,真能欣赏他,才能侥幸一饱眼福,现在卢佛尔宫好比十字街,任人来任人去了。


这是多么深多么广的一条鸿沟!


据历史家说,我们已跨过了这鸿沟,所以我们现代文化比中世纪进步得多了。


话虽如此说,而我对着《蒙娜丽莎》和观赏《蒙娜丽莎》的群众,终不免有所怀疑,有所惊惜。



 3 


在这个现世纪忙碌的生活中,哪里还能找出三年不窥园、十年成一赋的人了,哪里还能找出深通哲学的磨镜匠,或者行乞读书的苦学生了。


我们固然没有从前人的呆气,可是我们也没有从前人的苦心与热情了。


别的不说,就是看《蒙娜丽莎》也只像看破烂朝报了。


科学愈进步,人类征服环境的能力也愈大。


征服环境的能力愈大,的确是人生一大幸福。但是它同时也易生流弊。


困难日益少,而人类也愈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做一件事不免愈轻浮粗率,而坚苦卓绝的成就也便日益稀罕。


比方从纽约到巴黎还像从前乘帆船时要经许多时日,冒许多危险,美国人穿过卢佛尔宫决不会像他们穿过巴黎香榭里雪街一样匆促。


“效率”以外究竟还有其他估定人生价值的标准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拿一幅湘绣和杭州织锦相比较,便易明白。如只论“效率”,杭州织锦是机械的作品,较之湘绣,费力少而效率差不多。但是刺湘绣的闺女在工作时,刺一针线都要费若干心血,都有若干热情在后面驱遣,她们的心眼都钉在她们的作品上,这是近代只讲“效率”的工匠们所诧为呆拙的。


织锦只在适用,而湘绣于适用以外还要能慰情,还要能为作者力量气魄的结晶,还要能表现理想与希望。


假如这几点在人生和文化上自有意义与价值,“效率”绝不是唯一的估定价值的标准,尤其不是最高品的估定价值的标准。


最高品估定价值的标准一定要着重人的成分。


遇见一种工作不仅估量它的成功如何,还有问它是否由努力得来的,是否为高尚理想与伟大人格之表现。


如果它是经过努力而能表现理想与人格的工作,虽然结果失败了,我们也得承认它是有价值的。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主编微信
(加过的请勿重复添加)


主编君为你推荐以下几个有趣的公众号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以上文字出自朱光潜先生的“初心”主题生活哲理作品集《问渠哪得清如许》,北京联合出版公司7月出版、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出品。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