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迈之 || 我40年前的高考 —— 命运的转折

NAFTHAA2019-09-07 12:33:37

清华77级校友高考回忆专辑文章(四)

我40年前的高考——命运的转折

作者:迈之

我参加的文革后恢复的第一届高考已经过去40年了,但当年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

我是74年春季从长沙市第一中学高中毕业的。说是高中毕业,其实小学3年级时就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文革。那个年代,一会罢课,一会复课,一会学工,一会学农,一会挖防空洞,一会烧砖窑。。。初中2年,高中2年,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毕业,进入了下乡对象的行列。

初中

当时父亲深知他在解放前国军少将的头衔会影响我的未来,他担心我下乡是不归路而劝说我不要下乡。但母亲却认为只有下乡才能使我的身份合法,才有能被招工的权利。母亲支持我下乡,去努力争取我那渺茫的前途。后来证实母亲的意见是正确的。

76年初,我下乡到了湖南望城县的桥驿公社扬塘大队的知青点,和其他10个知青一起居住和在大队林场劳动,但后来就分散住到胡集塘生产队和社员一起出工劳动。

每个生产队分到两个知青,我的生产队的另一个是一个男知青。那个男知青住在队里的仓库,经常跟老鼠和黄鼠狼同居一室。而我有幸住到一个社员家的厢房。那间房子虽然很简陋,只有一个糊纸的窗户,但我除了有床外,还用箱子在窗前搭了一个桌子。我就在这个桌子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阅读几乎忘记了的中学数理化的书和小说,用以打发无聊的业余时间。说起来还要感谢我的母亲,在那个"知识无用"的年代,我母亲鼓励我多看书和学知识。她跟我说: 不管外界如何,学了知识总是自己的。

下乡时全家福

因为我的个子在湖南算是高大的,所以经常被一个铁姑娘队长叫着一起干最累的活。每天累得倒头就睡,下乡2年没有做过一个梦。

当时我很勤快,出工时不惜力气,很少回城。除了犁田,各种农活上手都很快。平时出完工,忙完自留菜地,我就帮房东扫院子,剁猪菜,帮老乡绣花(当地湘绣是赚钱的副业)。。。所以老乡们很喜欢我,从来没有因为我的出身而歧视我。77年上半年,大队书记举荐我去公社中学代课,教两个初中班的语文。虽然我不喜欢教语文,但教书可以不用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农活了。最重要的是这个教课的机会仿佛是我转运的开始,给我后来的复习和高考带来了便利。

公社中学的条件还行,分给我一间单人宿舍。宿舍里有一张床和一张真正的桌子。最开心的是有电灯!在电灯的耀眼的光芒下,每天的生命仿佛延长了几个小时。我在备完课,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后,就可以在明亮的灯光下读书。

这个中学有几个因为文革而从城里贬下来的好大学毕业的老师,他们每周在学校的板报上出一些数理化的难题。而我每次都将解这些难题作为游戏,一个不落地解出来,然后去跟出题老师对答案。当时那个出题的数学老师说他出的题只有我这个代课语文老师感兴趣。

上清华时

到了大概是1977年的10月底,我们得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我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光明,又仿佛是溺水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依稀看到了可以凭自己努力去争取的前途。我开始将一切业余时间利用起来,找到一些复习资料,复习已经遗忘的中学知识。我那小小的宿舍的灯光每天亮到深夜。

由于高中毕业后已经有4年,而距离12月18日考试的日子只有一个多月。曾经学过的并不扎实的知识遗忘得太厉害,在教两个班语文之外的业余时间已经不够我复习的了。12月时我只能下决心辞了代课的工作,跟大队请假回到长沙专心复习。在当时谁也没有把握能考上大学,很多人为我毅然辞去代课的美差而惋惜。

在高考之前,我的母校长沙一中举行了一次模拟数学考试。当时的题目很难,记得出题老师说只要考了60分,就一定能考上大学。我以90多分得了最高分,比得第二名的一位一中的数学老师高了十多分。而大部分人都没有及格。由此,我在一中出了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一定能考上大学。

很快,12月18日就到了。我乘火车回到下乡的地方。得知考场就设在我代课的中学,那个中学的一个女会计热情的在她的房间里借给我了一张床,我就不用每天在生产队和考场之间来回跑。

清华毕业时全家福

在考试的前晚,我睡在那张床上,那房间里还有几个人打牌至很晚。我只能将蚊帐放下来睡觉,居然能在打牌的吵闹声中睡着,还是那时年轻啊!

第二天开始考试,监考的两个老师中有一个是这个中学的数学老师。他一直关注我的答题,而我则如入无人之境,对外界毫无感觉。我很顺利地解题,答题,没有感觉任何卡住的地方,而且还有充裕的检查时间。除了化学有一道题粗心大意没有看见,其它科目都与正确答案无误。考完后,这个监考的数学老师说我考得太好了,万里挑一的话也该我上大学,但他看见我填的出身,很为我惋惜和担心。

考试完后,没有了代课的工作,我马上赶到水库工地去劳动,将高考一事完全抛一边了。

之后,我们收到了体检通知。我们大队一共有3个知青参加了体检。不知道是否因为太兴奋还是太紧张,我体检时居然因为高血压而复查(我从未高血压,而且至今都血压都稳定在110/70),第二天换了一个医生检查血压过关,一颗心才放下来。

78年的春节前,我回长沙过年。刚过完年,陆陆续续就有人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天天有人询问我是否收到通知书,我已经在家坐不住了。于是我坐火车回到了农村。刚一下火车,一位车站工作的朋友就兴奋地祝贺我被清华大学录取了。我当时就蒙了,我根本就没有填清华大学的志愿!为了尽快脱离农村,我报志愿的策略是选择比较冷门的学校。因此我的三个志愿依次为: 河南焦作煤炭矿业学院工企自动化(这个大学我以前从未听说过,不过喜欢这个专业),湖南大学机械系,湖南师范学院数学系。当然还填了"服从分配"。我赶紧地拉住那个朋友,反复确认了那个憨厚的小伙子说的是实话。然后,赶了几里路到公社去取录取通知书。到了公社后,得知通知书已经被生产队的妇女队长拿走了。我又走了几里山路赶回生产队。到了妇女队长的家,不料她去邻队喝喜酒去了。当时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妇女队长回家,担心通知书会不会弄丢了,又担心消息有假。。。直到深夜妇女队长回来。她给我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我迫不及待地从信封里取出盖着清华大学红章的录取通知书,只见上面除了铅印的字,还写着我的名字和"工程化学系非金属材料专业"!我虽然完全搞不懂什么是非金属材料专业,但只要有大学念,而且还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对我就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大好事。我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激动,手里拿着通知书,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的住处的。只觉得那天晚上的月亮特别皎洁,仿佛在对着我笑,告诉我终于从此幸福之门对我开启了!

后记: 回到长沙才得知清华,北大和中国科技大三所学校没有完全按照报考志愿来录取,而是在考分高的考生中择优录取的。我的哥哥当时是中南矿冶学院(现在的中南大学)的老师,他告诉我幸亏我被清华录取了,否则湖南本地的大学可能不会冒险录取我这样一个出身有问题的考生。我感谢清华大学,感谢当年去湖南招生的老师没有偏见地录取了我!

北美清华校友会联合会(NAFTHAA)简介

北美清华校友会联合会(简称联合会)(英文名称:North America Federation of Tsinghua Alumni Associations,英文缩写:NAFTHAA)于2017年9月正式成立。联合会是由北美地区清华校友组织自愿组成的非营利、非宗教和非政治性联合团体,会员单位是北美各地区的清华校友会。联合会旨在传承母校清华大学的文化;组织与协调跨北美地区的校友活动,促进北美各校友组织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支持和帮助北美各校友组织的发展,并通过北美各校友组织,为北美校友在生活、学习、工作和职业发展上提供帮助。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北美清华校友会联合会(NAFTHAA)公众号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