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刺绣价格联盟

高考工厂与百年名校

AI报道2019-09-10 16:50:09

限时干货下载:添加微信公众号“数据玩家「fbigdata」”

回复【7】免费获取【完整数据分析资料!(包括SPSS、SAS、SQL、EXCEL、Project)!

来源:家长进化论(公号ID:parentsup )

公号简介:高冷、严肃、名校控。与你一起,成长自己,成就孩子。



这几天,先生我的朋友圈被清华大学的“双培计划”刷屏了,转发的既有北京正读高三孩子的家长,也有清华在读的学生,甚至知乎上也有讨论。加之最近韩国“闺蜜门”事件涉及利用职权让子女特权入学的情况,更让“双培计划”有了更深一层的意味。



“双培计划”?公平最后的遮羞布


论起有才来,还是要服网友。


网友打趣的好,“要不再加个赛马特长生”,改名叫“梨花男子学院得了”。 


隐隐约约,大概是一批身在清华的孩子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学习机会被政策糟蹋了,北京的孩子解释该计划的时候,也是多了一层尴尬。“北京真不能400多分上清华北大”,“那双培呢?”“……”,非北京的考生又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自己磕破头的努力甚至还不及一纸红头。


说来说去,大家真正担心抱怨的,还是教育公平的问题。然后大家都开始默念起高考的好来,这么一比好像高考还是挺公平的。 


为什么说“还是挺公平的”而不直接说公平,因为对于高考的诟病也从未下过风口浪尖。 


大家还记得2014年4月在央视播出的《舌尖上的中国2》,除带火了各地的美食外,第七集《三餐》中的一所高考学校以及“万人送考”的航拍镜头让许多观众印象深刻。 


“这所叫做毛坦厂中学的高考学校,位于安徽省六安市大别山深处的毛坦厂镇。学校不大,却接连创造出一串串让人咋舌的数字“奇迹”:2013年高考考生11222人,一本达线2503人,占22.3%,9312人过本科线,达线率82.3%,且连续4年都保持如此水准。


高中总学生人数超2万,加上大量陪读家长,被网友封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校方以管理严格著称,被学生称为“地狱”,但生源仍源源不断。我们的摄影记者连续3年采访毛坦厂中学,为读者带来了本篇报道,这里,俨然成了一座被高考魔化的城。” 


这是当时的报道,新闻媒体在那段时日集中使用诸如“魔鬼化”“高考地狱”这类的词汇去描述高考和因高考而起的高考工厂们。 


既然说到了毛坦厂中学和高考工厂,很多人都会把它和另外一所成绩更好、名气更大,当然也更为有争议,以至于引得无数学生、校长前来参观的学校联系起来,也就是“衡水中学”。关于“衡水中学是否高考工厂”的争论,甚至可以在知乎看到整整一页。 


那么,衡水中学到底是不是真的“高考工厂”?


我们在这里暂且按下,这些被妖魔化,又被舆论唾弃过的高中,如今却讽刺性地成为了无数学子和家长趋之若鹜的圣殿,还有他们能抓住的最后的一根稻草。这又是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所谓“公平”的遮羞布都掉完了。 



高考工厂的去妖魔化


罗马非一日建成,高考工厂也是。要明白其中的一切都得从源头看起。 


高考工厂的涌现是有两个背景原因。


第一,高校扩招和高中教育的普及让大学之路更为平民化。


“高考工厂”均出现在高校扩招以后。


毛坦厂中学在1999年,本科上线不到100人,2005年突破1500人,2009年5000人。衡水二中2006年的二本仅上线379人,到2014年,一本上线人数就高达3690人。这一数字增长的背后是高等教育普及率从1998年之前的4%-5%上升到2004年的20%和2013年36%。 


其中高中升学率(高中升大学)从1998年的40%升到现在的85%,初中升学率(初中升高中)从1998年的20%升到现在的50%。


原先大学生是人们眼中的“大熊猫”,家里有人入了大学可都是要放鞭炮庆祝的,如今对于一些发达县城和一线城市的绝大多数高中,其一本率大多都在80%以上,二本率更是高达95%左右,剩下的5%大多也能靠花钱上一些院校的三本专业。 


正因为上大学的机会普及了,人们对于教育的预期普遍提升了,“高考工厂”才有用武之地,普通家庭才会在意自己的孩子能否进大学、进好大学。高考才有可能变成全社会都关注的热点。 



第二,高考工厂提供了学生走高校之路的必要因素。


学生的自制力、学习理解能力是一项可贵的素质,多数人先天并不具备,并且严重依赖父母的教育水平。要考上精英教育时期的大学,好的师资力量,与具备高智商和自制力的学生,两个条件必具其一。 


高考工厂要降低教学成本,让孩子能上得起学,就要广泛招生,而学校大多又只能通过半军事化的管理和严苛的校规,去极大的规范了学生行为,从而对于学生自制力的要求产生了替代的作用。


既然高校招生以高考成绩为唯一标准,“高考工厂”就将学生和教师的目标放在高考试卷上,将学习的内容标准化,以题海战术重复性训练学生的解题能力,抹平智商带来的差异。 


这样看起来,要满足学生能考上大学的要素,利用有限的资源和区位因素能做到平民化,只有工厂化,唯此一途。 

然而这样的一批高校,其每年的清华北大考取人数依然近乎为零,因为工厂只能把中下游的学生全体拉到一个中等的水平,而非顶尖的水平。


所以,有的时候将“衡水中学”这种一本率常年超过80%、二本率都在90%以上,并且大包大揽当地清华北大招生指标的学校,和毛坦厂中学一起叫做高考工厂,从成绩上看就不科学。 


不过,他们确实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管理方面,至少外界观瞻得到的他们的跑操、标语甚至誓师大会,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尽管如此,两者其实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首先在生源方面,毛坦厂式的高考工厂招收的学生大多来自农村和县城,很少来自城市。当然,也有极少数对孩子没有束缚力的城市家长,会选择将孩子送往毛坦厂中学。


而对于衡水中学,身处该地区非最发达地区的衡水中学,却吸引了来自该地区比衡水更为发达的地区的生源的青睐,衡水中学的非衡水同学已经高达80%,这样的生源倒灌现象也频繁在四川的绵阳中学,辽宁省的本溪中学等出现。


其次,高考工厂被妖魔化被诟病主要集中在两点。


其一,学校不够人性。比如衡水二中的学生基本没有午休,最大程度的压榨学生的休息时间。而相比之下,衡水中学明确规定,午休为休息时间不允许看书刷题。


其二,学校由于过度专注于应试教育,而被迫站在了素质教育的对立面上。然而比起工厂式的严格规章制度,衡水高中更注重的是集体行为带来的效应,以及最大化的利用内部竞争来激发最大的学习效率和教学效率。


所以在衡水这样的超级大校里,表面上看起来严格按时的跑操,以及看似军事化的自习管理,实际上都是学生的自发行为在驱动。因此,通过这样的对于自身的严格要求和互相竞争所营造出来的“校园文化”,才是衡水成为超级大校的关键。


没有地方文化优势,就靠人为导向和集体的力量去营造。对于绝大多数的衡水人来说,上名校已经是校园文化中的一部分,也是他们信念的一部分。无论这种信念在刚入学时是否存在,衡水中学都会为他们培养起来。 



所以,包三先生是要为高考工厂,甚至为衡水中学吹捧洗地么? 


非也非也,先生只是认为,对于高考工厂而言,它们都因工厂化而成功,同时也因工厂化而遭到诟病。


因为工厂化带来的学生素质教育缺失,是摆在台面上的问题,这一点无可置否。但是对于广大平民学子而言,素质教育,其实是渴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社会可以对高考工厂们提出“素质教育”的阶段性要求,但是不能因为高考工厂应试教育做得好,没有展开素质教育而苛责它们。


因为光做到用努力磨平智商上的差异,这件事本身就很耗时费力。工厂化和无脑的题海战术,已经是当下最可行做法了。而像如衡水中学,追求的却是效率的不断提升,从而为学生压榨出素质教育的空间。


我们需要一些耐心,等这样的空间一点点变大、一点点被填满。这些学校所作出的这样的努力,是很难通过新闻报道的旁听侧击了解到的,他们只报道人们爱听的、看起来荒谬的东西。


所以,“衡水中学”带了这么多年的“高考工厂”的帽子,可真是冤大发了。 


最后,包三先生要问,如果有两个孩子,一个是资质平平,靠自己在高考工厂中勤勤恳恳努力刷题,最后考上清华北大的孩子,另一个是被某某计划认定的所谓有“才能”、“资质”的学生,这两个孩子中,谁被清华录取了更能让广大学子和家长接受呢?


答案不言而喻。


无论是工厂还是衡水式的高中,其实并不妖魔。我们要做的是让这些孩子明白,自己的人生使命并不只是高考,高考只是一个阶段性任务,后面的路还很长。 




百年城市与百年校


那么,多数普通学校的出路在哪里呢?我们可以从城市先说起。


杭州有西湖,有白娘娘的传说,还有一座雷峰塔;西安有一座兵马俑,一段丝绸之路的传奇的起源故事,还有那么一份长安情结;四川有三星堆,刘皇叔在这里建国,蜀锦织进了文明,时间给予这样的城市以城市文化的恩赐,所以这些百年城市自然可以依靠着旅游业。


而河北等地,虽然也有一些文化遗产,但是不如杭州西安四川那么多、那么有名,在城市发展上的道路上只能依靠经济稳扎稳打,以及建开发区、引进优质的产能、淘汰劣质的产能,从而形成内部竞争提升内部经济建设的效率。 


城如是,学校亦如是。



前面说到衡水本溪等超级大校,需要靠人为导向和集体的力量去营造校园文化,那么对于百年城市内的一些学校,则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像西安高新一中这样的学校,扎根西安古城,虽然学校不是什么百年名校但是其学校根源终究还是以学生为主体的。当地学生生在古城,长在古城其本身就脱不开古城的文化印记。 


而学校能妥善的利用这种文化气息加以引导,开展有效的素质教育活动,诸如社团活动,文化寻访。与此同时,看似宽松的西安高新一中实际上外松内紧,高新一中的教师对于高考应试内容的把握,以及学校内部成绩的竞争激烈程度并不亚于衡中。


相反比起集体式的思维引导,名校效应中以名校为荣,将自身行为与名校还有社会责任捆绑的情况会更为明显。通俗来说就是,学生已经明白,上名校本身是实现自身价值的一部分,并为这个阶段性目标而奋斗。而支撑他们的更多的是名校带来的自我认同感,即“我是高新一中的,我可以”。 


在这点上,全国各地的百年城中的百年名校中比比皆是,你能找到为自己学校自豪着、并不懈努力着的雅礼人、长郡人、上中人,而他们的母校长沙的雅礼中学、长郡中学、上海的上海中学,在培养学生的素质的同时,学生的高考成绩和名校的录取率也遥遥领先。 


但是也有百年名校在素质教育方面披荆斩棘、向前开拓,但是论到高考的成绩,却显得囊中羞涩,甚至越来越拿不出手了。 


江苏省苏州中学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苏州是一座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公元1035年,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在现苏州中学校址上创办苏州府学。范仲淹创建的苏州府学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将文庙与州学(府学)相结合的创举。


在1035-1113年为苏州州学,1113-1276年改称平江府学,1276-1367年称为平江路学,1367-1904年才叫苏州府学。1928年,学校更名为江苏省立苏州中学。 


苏州中学自从成立以来,就形成了丰富的学校文化。汪懋祖掌校期间,提出了文化名校、学术名校的思想,希望打造与欧美名牌高中媲美的名校,并聘请学术名流进行文化教育。 


曾经的苏州中学,可以连续三年诞生物理奥林匹克国际竞赛金牌获奖者,诞生的高考状元也名列江苏省前五。但是从2008年起苏州中学强调素质教育、创业社团以来至今,出自该校的物理奥林匹克国际竞赛获奖者就不见踪迹,状元更是日益销声匿迹。


直到2015年,该校被清华北大录取的学生只有一人。 


然而包三先生相信,百年名城的根基犹在。学生的文化素养还刻在血脉中,苏中如果能认清当前中国教育的大势,不一味放风筝式地追求学生的“素质”,而忽视学生需要上国内名校的客观需求,必能早日回到一流一列。 


那么中国教育的大势又是什么的?为什么“双培计划”让无数清北在读学子如此不爽呢?


正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一如既往地认可进了高考选拔人才的合理性,以及进入清华北大的公平性,也认可了清华北大的优质教育资源。所以用人单位会先看你的学历,而不会问你高考多少分,申请出国留学时,也不会问你怎么考上清华北大。


然而“双培计划”却打破了这种认知,它让人们可以不经历考验,就轻而易举地得到和我们汲汲营营自身青春所得到的东西,这便是我们愤怒的源泉,这便是不公平。



结语


无论是高考工厂,还是超级大校,还是百年城里的百年名校,也无论其身处二线城市,还是身处钟林俊秀之地,他们都在编织着中国高中教育界的未来。


在他们的身上,我们能看到中国平民教育的希望,也能看到素质教育的探索。无论如何,应试教育是中国教育跨不过的坎,素质教育也非应试教育的对立面,更不是遥不可及之物。


我们所希望的,是高考工厂与超级大校能更好的提升学生效率,为素质教育争取空间;同时,百年名校也能在素质教育的道路上,作为先锋走得更远,并能寻得与追求应试成绩相容的平衡之道。


Copyright © 苏州刺绣价格联盟@2017